社會安全與隱私保護不是單選題
來源:環球時報 更新時間:2018-12-27

在保護個人隱私的基礎上尋求社會安全,才是數字經濟發展的未來。(圖片來源:東方IC)

新西蘭於近日生效的新《海關法》引來諸多爭議。根據此法,海關人員可以“合理懷疑”旅客並要求其提供電子設備的密碼,旅客如果拒絕將面臨最高約3200美元的罰款和沒收電子設備的風險。

據悉,2017年,新西蘭邊境官員在機場搜查了大約540台電子設備。新法生效後,這一數據將更加可觀。筆者認為,保護國家及社會安全無可厚非,但該法沒有明確規定“合理懷疑”的標准,執法人員裁量權過大,極易侵犯公民隱私權。

隨著互聯網經濟的發展,人類生活日漸數據化,隱私範圍也相應擴大。相片、視頻和文檔等都變成了代碼,壓縮進了電子產品中。以手機、電腦為載體的網絡空間,成為人類另一個隱私聚集地。同時,網絡空間的安全問題也日益嚴重,恐怖主義、傳播淫穢物品和電信詐騙等傳統犯罪逐漸網絡化,確保網絡空間安全也成為各國政府的頭等大事。

在信息時代,個人隱私與社會安全的關系一直處於緊張狀態。三年前蘋果公司宣布拒絕執行解鎖嫌犯一部手機的法庭令,其做法獲得廣泛支持。這一案件也引發了如何平衡數據安全與社會安全的大討論。

社會安全與隱私保護不是單選題,立法者須兼顧兩者、尋找平衡點。

一方面,隱私保護要適度讓位於安全需要。沒有安全的社會也沒有隱私。在犯罪之城底特律,保護生命都成了問題,更遑論保護隱私。前不久樂清滴滴順風車事件也說明了不能將數據保護絕對化。

在風險社會,確立“公共場所無絕對隱私”的安全理念,有限度地讓渡個人隱私,可以保護更多人的自由與安全。

另一方面,不能以安全為由無視個人隱私。沒有個人隱私的社會最安全,但安全的目的是自由,不能為了安全而安全,人類發展的目標是最大程度地實現個人自由與幸福。大數據的確提高了監控隱私的效率,但美國以安全為由進行廣泛監控的棱鏡計劃,引起全球的反感,各國的政策選擇都需要吸取這一教訓。

法律應以制度設計確保隱私與安全之間的良好平衡,嚴格控制侵入隱私的安全措施。在理念上,要確立“像保護住宅一樣保護手機”的理念。在農業和工業社會,人類的隱私集中在住宅;在信息時代,手機、電腦等電子設備成了隱私的集中地,這要求法律像保護住宅一樣嚴格保護電子設備。在制度設計上,搜查電子設備必須像搜查住宅一樣,有第三方制約力量。警方、海關等執法機構不能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而應當獲得檢察院、法院等的搜查令或司法許可,防止執法權濫用或選擇性執法。同時,法律應當明確合理懷疑的標准、規範搜查程序、建立救濟渠道。

在保護個人隱私的基礎上尋求社會安全,才是數字經濟發展的未來。中國在互聯網的應用上居於領先地位,更應當勇於探索,檢視各國數據保護的成敗,在自由與安全的博弈中提出符合人類發展道路的中國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