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合成作戰,抓獲22年命案凶手
來源:人民公安報 更新時間:2018-12-27
 
上個世紀90年代初,我參加了公安工作,在刑偵戰線上,見證和親歷了改革開放40年公安刑偵工作發生的巨大變化。
記得剛參加工作時,我所在的縣公安局刑偵隊只設了兩個中隊,7名民警。作為刑偵工作“撒手锏”的現場勘查,設備十分簡陋。勘查設備只有一台照相機、一個卷尺、顯影粉等,現場勘查結論基本上依靠偵查員的工作經驗。
我對一起故意殺人案記憶猶新。
1995年2月12日中午,山西省稷山縣發生了一起故意殺人案。經過偵查,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王勃伙同王某廷等人在稷山縣修善村集市上與張某義、文某海等人發生爭執。王勃被文某海打倒在地,隨後他在集市一賣肉攤上拿了一把剔骨刀,追上文某海等人,朝文某海胸部捅了一刀,致文某海心髒破裂,經搶救無效死亡。案發後,犯罪嫌疑人王勃潛逃。
22年來,稷山縣公安局幾代刑偵人始終沒有放棄對這起命案的偵查工作,但因種種原因,案件一直久偵未破,成為壓在偵查員心頭的一塊沉重的巨石。22年來,由於案件未偵破,嫌疑人未能抓獲歸案,受害人一直沒有入土為安,而且為了便於發現嫌疑人的蹤跡,受害人的女兒也嫁到了嫌疑人住所附近,一直默默堅守了22年。
改革開放的迅猛發展,為公安刑偵工作插上了騰飛的翅膀。大數據、信息化合成作戰……一系列高科技技術在刑偵工作中的投入和使用,使得多起幾乎已被定成死案的命案積案得以成功偵破。
2017年6月,稷山縣公安局刑偵大隊經過梳理,將22年前發生的這起命案積案列為目標案。刑偵大隊民警拓寬情報線索渠道,加大對信息資源的研判力度,攻堅克難,嚴密偵查,歷時兩個多月,行程1.2萬多公裡,終於成功破獲了這起命案積案,將潛逃22年之久的殺人凶手一舉抓獲,在稷山乃至運城的公安刑偵史上,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回顧這起命案積案的偵破歷程,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22年,我和偵查員們無數次走進受害人和犯罪嫌疑人的家裡。當我們看到受害人家屬因20多年未能抓獲犯罪嫌疑人對我們投來冷漠的眼神時,我和偵查員的心一次次被深深地刺痛。下決心容易,要實實在在找到線索卻絕非易事,畢竟過去了22年,這麼長的時間,可以把一個“愣頭青”變成一個年近半百的風霜中年人。記得當時主辦此案的刑偵大隊教導員迪曉鵬,經常拿著嫌疑人的照片吃飯、睡覺,迪曉鵬的腦海裡不停地塑造著嫌疑人22年後的面容。憑著對嫌疑人的准確把握,迪曉鵬先後模擬出152張照片,在這些照片中又選出3張,拿著這3張照片,迪曉鵬找到昔日警校的同學、老師、專家、教授探討。他充分利用信息化合成作戰的工作模式,在山西省公安廳科技處的指導下,迪曉鵬終於找出了王勃的下落。此時,化名王濤的嫌疑人身份證顯示是四川省南部縣居民,在翻閱該身份證登記時,不經意間發現這張身份證前六位數是“142727”,迪曉鵬眼前一亮,“142727”是山西運城稷山的編碼。為盡快偵破此案,2017年7月27日,迪曉鵬和刑偵大隊長梁偉迅速向局領導做了彙報,抽調精干警力成立專案組,直接奔赴廣東省東莞市對其實際居住地進行核查。
迪曉鵬和偵查人員奔赴廣東省東莞市後,為查清王勃身份變化的過程,只能采用摸排的方式開展工作。嫌疑人生活環境復雜混亂,為確保抓捕工作萬無一失,迪曉鵬經過多次現場勘查和深入分析,先後5次變更抓捕方案,最終在東莞市的一間出租屋內將王勃抓獲。
值得一提的是,22年後,這個化名“王濤”的犯罪嫌疑人王勃不僅已經不會說稷山家鄉話,甚至連辦案民警用家鄉話的詢問都聽不懂。
(作者單位:山西省稷山縣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