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信息化手段“管”住每一滴水
來源:新華日報 更新時間:2018-12-25

2018“水經濟城市發展”國際學術論壇22日在寧舉行,200多位來自全球的水務、水環境、經濟發展和城市規劃領域院士、教授等專業人士與會,共同探討世界各地在水、經濟和城市發展方面的先進理念、前沿訊息、國際標准和最佳實踐。

對自來水管道實現數字化管理

近日,南京主城一條主供水管爆裂,讓部分地區用水受到影響。“除了這種大家都知道的城市水管漏水事件之外,還有不少城市給水排水管網存在不同程度的漏水現像。”日本工程院院士高偉俊建議,利用技術手段,對地下自來水管道詳情進行數字化整合梳理。管網是什麼走向,會通過哪些節點,每個節點上都要配置監測系統。“只要監測到哪個節點水壓有變化,就可及時處理,而不是等到爆裂了再搶修。”

“某城市有一條路,一年坍塌18次,被稱為豆腐渣工程。”中國工程院院士、鄭州大學水利與環境學院院長王復明說,其實那不是道路建設質量問題,而是地下管網出了問題。地下管網,尤其是自來水管、污水管一旦發生滲漏,會發生比道路坍塌更嚴重的安全問題。

城市不斷“向下發展”,地鐵、隧道、地下管廊等基礎設施建設加快,因地下管網滲漏引發的事故頻頻發生。數據顯示,中小城市地下管網滲漏率超過20%,有的地方甚至超過40%。“這既造成水資源浪費,也讓污水滲透到土壤中,增加治理困難。”王復明說,他正在研究防止滲漏的非水反應高聚物材料。

“智慧城市是未來城市可持續發展的必經之路。”高偉俊認為,智能水網作為智慧城市的重要組成部分,有望緩解水資源短缺、水生態環境惡化等問題,通過提高水資源利用效率,促進節水型社會建設。

自來水直飲要實現全過程管理

市民能否喝上放心水,考驗城市水淨化水平,也折射出城市文明程度。

新加坡國立大學兼職教授陳思中說,新加坡將污水全部儲存起來,化為再生水,重新利用後可再次變成飲用水。

“相比發達國家的自來水指標,國內的自來水指標一點都不低,甚至有些還高於他們。”北控水務集團高級副總裁楊光說,我國自來水無法直飲,問題出在自來水管線,“雖然自來水管道公共部分標准很高,但進入小區後的末端管線質量參差不齊。”

楊光介紹,自來水管道建設標准越來越高,但管理標准沒有跟上。小區內自來水水箱的保潔、水管清潔度等問題無法解決,即便有小區裝了直飲水,敢喝的人也很少。

自來水實現直飲,還需全過程管理。既要重視老水箱改造保養,也要兼顧日常水管的維護、保潔。專家建議,除了供水單位和小區物業,引入第三方公司加入管理,只要堅持推進這項工作,自來水直飲不成問題。

 治理水污染需要系統思維

古今中外的城市通常因水而起,如今一些城市河道被污染,城市與水的關系由相存相依變為相互排斥。南京市政設計研究院總規劃師戴德勝博士提出,城市水系營建需要滿足韌性安全、生態健康、濱水活力、文脈傳承等多個方面的需求,以實現“人”“水”“城”和諧共生。

隨著新舊動能轉化,治理污染力度也在加大。“治理水污染,讓河水變清還遠遠不夠。”南京市政設計研究院院長夏文林說,這項系統工程要從源頭抓起,比如農田化肥農藥造成的農業污染,最後會排入江河;馬路油煙污漬一旦下雨,就全進河裡。

以前城市河湖、綠地、可滲透路面能夠儲水,有調節功能。如今,只要下大雨,城市很容易形成內澇,雨水污水只能排到外圍水系。“我們可以在地下建‘平行式深邃’,將城市污水存儲集中,治理好後再排放到江河。這聽上去工程量很大、成本會很高,但從長遠看,收益遠高於投入。”夏文林說。

與會專家呼吁,從更高格局視野、以更系統的思維看待水資源利用、水環境打造對經濟及城市發展的作用。北控水務集團水環境技術總監冒建華表示,從治污轉向資源循環,從產業與環境對立轉向協同發展,從治理效果到體驗效果的轉變,這些變化所帶來的機遇與挑戰將改變生活方式、升級產業結構,進而改變城市和企業的運轉方式,促進經濟發展。本報記者 梅劍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