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主要國家及組織的大數據戰略
來源:AG环亚集团 政務網 更新時間:2018-12-12

當前大數據應用的成功案例主要集中在歐美發達國家,除技術突破和應用創新之外,大數據正逐漸引起公眾意識形態的變革甚至社會結構的深層調整。受到世界各主要國家和地區的廣泛關注,紛紛從國家層面提出具體的大數據發展戰略。
由於大數據自身內涵發展迅速,隨著存儲設備、記錄工具和分析技術的不斷發展,其應用的深度與影響力也日新月異,各國在大數據戰略也是基於國家整體發展趨勢進行布局。

(1)美國:

2012年3月美國聯邦政府推出“大數據研究和發展倡議”,其中對於國家大數據戰略的表述如下:“通過收集、處理龐大而復雜的數據信息,從中獲得知識和洞見,提升能力,加快科學、工程領域的創新步伐,強化美國國土安全,轉變教育和學習模式”。作為響應,同年5月,奧巴馬政府發布了“構建21世紀數字政府”戰略規劃,通過Data.gov平台的建設吸引更多參與者加入,同時以行政管理和預算局牽頭推進政府自身的公共數據開放,2015年3月,聯邦總務管理局公民服務與科技創新辦公室旗下的18F創新小組,會同聯邦數字服務中心、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聯名發布了關於政府網站的數字化分析儀表盤,協助公眾實時、便捷地了解美國聯邦政府網站提供的社會公共服務。

(2)英國:

英國政府於2010上線政府數據網站Data.gov.uk,同美國的Data.gov平台功能類似,但主要側重於大數據信息挖掘和獲取能力的提升,以此作為基礎,在2012年發布了新的政府數字化戰略,具體由英國商業創新技能部牽頭,成立數據戰略委員會,通過大數據開放為政府、私人部門、第三方組織和個體提供相關服務,吸納更多技術力量和資金支持協助拓寬數據來源,以推動就業和新興產業發展,實現大數據驅動的社會經濟增長。2013年英國政府加大了對大數據領域研究的資金支持,提出總額1.89億英鎊的資助計劃,包括直接投資1000萬英鎊建立“開放數據研究所”。

(3)歐盟:

作為一個政治共同體,歐盟制定大數據戰略的出發點與一般實體國家存在區別,其更強調技術導向的數據共享,消除成員國家間的信息屏障。2010年11月歐盟通信委員會向歐洲議會提交了題為“開放數據:創新、增長和透明治理的引擎”的研究報告,圍繞開放數據制定大數據相關戰略,於2011年11月被歐盟數字議程采納,作為“歐盟開放數據戰略”部署實施。其核心在於促進成員國政府擁有的公共數據的開放度與透明度,通過數據處理、共享平台與科研數據基礎設施建設,向全社會開方歐盟公共管理部門的所有信息,實現“泛歐門戶”的成員國無障礙信息共享。

(4)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政府信息管理辦公室於2013年8月發布了《公共服務大數據戰略》,其中提出了大數據戰略的6條原則:

●數據屬於國有資產;

●隱私保護機制設計;

●數據完整性與處理程序透明;●技術、資源與數據處理能力共享;●與工業界和學術界合作;●加強數據開放。

從中可以看出,澳大利亞大數據戰略中重視公眾隱私保護,鼓勵政府與其他領域社會主體合作以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務和政策指導,從而獲取公眾對政府占有和管理大數據的信任。

(5)日本:

2010年5月,日本發達信息通信網絡社會推進戰略本部發布了以實現國民本位的電子政府、加強地區間的互助關系等為目標的《信息通信技術新戰略》,在其基礎上,總務省於2012年7月發布“活躍ICT日本”新綜合戰略,側重於以技術革新發展大數據戰略,進而實現國民本位的電子政府、加強地區間的互助關系。在應用當中,日本的大數據戰略已經發揮了重要作用,ICT技術與大數據信息能力的結合為協助解決抗災救災和核電事故等公共問題貢獻明顯,實現社會公共價值促生。

(6)韓國:

在樸槿惠政府倡導的“創意經濟”國家發展方針指導下,韓國多個部門提出了具體的大數據發展計劃,包括2011年韓國科學技術政策研究院以“構建英特爾綜合數據庫”為基礎的“大數據中心戰略”,以及2012年韓國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制定的大數據未來發展環境戰略計劃,其中,2012年由未來創造科學部牽頭的“培養大數據、雲計算系統相關企業1000個”的國家級大數據發展計劃,通過《第五次國家信息化基本計劃(2013-2017)》等多項具體發展戰略落實到生產層面。

可以看出,各國的大數據戰略規劃重點並不相同,但結合在大數據時代海量數據本身的特性決定了公共價值從表達、衝突、調解到識別、促生都在新的範式中展開,我們可以將這些大數據計劃從公共價值的視角將其概括為以下三個維度:

(1)研發支持:

豐富大數據挖掘與分析的工具,形成對社會更全面和深入的認識,有利於政府在日益復雜和動態變化的社會環境中識別公共價值需求並判斷其重要性。

(2)數據分享:

公共價值調解的重要基礎在於全面掌握信息之後的溝通與互動,社會多元主體的價值衝突多數源自信息不對稱現實下的囚徒困境和雙盲選擇,造成價值調解環節的技術性缺陷。通過大數據的支持全面細致地掌握衝突相關信息並實時做出判斷,有助於更好地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進而改善價值衝突調解效果。

(3)戰略安全:

通過標准來引導和控制應用層面的走向,能夠實現對於公共價值需求的引導,數據主權和國家安全的保障,也是政府為主導公共價值促生的必要內容。

大數據已成為當前經濟發展和國家競爭力提升的新引擎,不但促進社會創新,還引起社會結構的重大變革,給全球帶來了深遠影響。文章依據PV-GPG框架,從公共價值促生的視角比較了美、英、澳、歐盟等六個世界主要國家及組織大數據戰略的發展情況,按照政府識別公共價值需求、調解公共價值衝突、主導公共價值促生的脈絡,總結出研發支持、數據共享、戰略安全的三方面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