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區數字政府的探索與實踐
來源:國脈互聯 更新時間:2018-12-12


大家好,我是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數據統籌局的林莉,今天為大家分享的主題是《基層數字政府的探索與實踐》。

一、南海區數據統籌局成立背景與目標

1.中央推動深化改革亟需基層治理創新

國家“放、改、服”與“商事制度”改革在面向高度發達的南海區時,原有基層政府中的工作模式是我們面臨的極大挑戰。在工作中,我們逐漸發現大部分問題可以歸集為部門數據共享難,業務協同不暢順兩方面。2014年,為了解決以上問題,佛山市南海區結合20余年信息化良好基礎,成立了數據統籌局。

2.南海區電子政務統籌進程

回顧一下南海區的電子政務數據統籌工作歷程。早在2003年,南海區就已自建了光纖網絡,還有四大基礎庫也已建完了,數據共享也開始發展了。當時有一個案例:從醫院共享來的新生兒的數據與公安的戶籍數據“打架”了,當時我們信息辦處理這個事情,把相關的打架數據傳送給相關部門後續跟進,開始了數據治理的過程。數據治理,南海區已經做了近二十年,到2014年我們持續通過運營數據,解決數字政府的相關問題。

3.基層“數字政府”建設目標

基層數字政府的三大目標:①信息感知力:獲取彙聚數字政府所需要的數據,並且有序的共享給黨政部門。②業務執行力:構建跨部門協作平台,實現虛擬大布置,優化政府的資源配置與運作機制。③決策研判力:運用數據持續監控、評估政府工作和社會運行情況,及時調整與優化現行政策和措施。

4.基層“數字政府”建設總體思路

大家看到,業務域是我們物理的實體政府,數據域是虛擬政府。

第一步:將政府權責清單電子化、數據化、建立業務域與數據域的映射。要把政府的權責清單,如果數據要共享,依據就是權責清單,因為政府不能越位與缺位,部門之間也不能打架。因此,第一步要將權責清單電子化、數據化、建立業務域與數據域的映射。

第二步:研究權責事項內在的邏輯關聯,構建跨部門業務模型和對應的數據模型,推動業務流程再造(聯合審批、聯合監管和執法),使政府資源融通成為有機整體,提高數字政府運作效能。

第三步:運用大數據、人工智能實現數字政府向智慧政府跨越。

數據應用層面,南海區是按照社會治理、民生服務、城市建設、經濟發展、隊伍建設,來構建數字政府推動數字政府跨部門的業務協同。

數據服務層面,建設一站式數據“淘寶平台”,將業務數據、流程、規則封裝好,提供模塊化、版本化的業務。

在實際應用中,我們發現統計年鑒是有版本的,但是如果問起20年前我們的工商登記有哪些?行業分布百分比是多少?工商局是拿不出來數據的,但是數統局有。通過平台,公職人員可以像百度一樣,簡單、便捷的在線查詢獲取。同樣可以分析獲取結果,以及地圖服務。

數據流通的層面,要建立一個安全有序的數據流通平台和一套完善的管理機制實現數據跨部門、跨層級、跨區域的共享開放。

二.探索與實踐

去年,為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南海區啟動了與300所當地金融機構數據跨界共享和融合創新的工作。在數據治理層面,要從整體出發,規劃構建數字政府一體化有機關聯的數據模型。南海區近年來在數據治理方面主要是從以下幾方面進行:

1.梳理數據質量問題

數據是與部門的權責清單掛鉤關聯,數據流對應業務流。因此要明確數據的權屬跟數據的結構規範,哪些數據要由哪個部門產生。數據表必須具備哪些數據字段,數據產生、修改、注銷使用的全生命周期都要制度化的管控起來。數據治理是數字政府最大的挑戰,數據質量的問題制約了我們數據共享跟決策的效能。通過梳理總結,我們把它分為兩類,一類是數據質量不規範,錄入人的問題,缺乏關鍵字段,甚至整字段缺乏、多個字段合一、格式不規範等,比如我叫林莉,如果沒有身份證號碼,南海區有30個叫林莉的,所以數據無法進行關聯。另一類就是業務權責擔待的數據的權屬問題不清。如果一個部門權責是越位或者缺位,就會導致部門的數據不一致,這是典型的權責問題。如婚姻狀況的權責部門是民政的結婚、離婚、復婚、再婚還有法院的判離,其他部門應該引用這些婚姻數據。但我們發現有婚姻數據的部門達20多個,他們也提供了此類數據,他們的數據跟權責數據是不一致的。還有更復雜的是死亡情形。死亡情形是公安、民政、衛生都有數據,但“死亡狀態”與“死亡時間”不一致。

2.發現原有數據管理方式存在缺陷

通過跨界對比,我們發現,現在的數據管理模式是存在缺陷。部門的信息化是以本部門為中心,部門的權責清單業務邏輯是自成一派的,政府的數據缺乏統籌、規劃,所以數據不一致會導致難以關聯、共享。

銀行跟金融機構及電信BAT組織,他們架構很龐大,因為他們有核心的IT部門做規劃,所以他們的數據結構有機統一,數據質量很好,可以有效的進行利用。另外信息化主管部門自身也存在問題,他們不清楚業務部門有怎樣的數據,所以部門提供什麼,他們就收集、共享什麼數據,會使數據局就更像一個貿易商或者叫交換機,使得他們的工作吃力不討好,成效不佳。所以是時候要改變這種被動的狀態了。

3.建立數據與權責的邏輯關系

前幾年,根據南海區權責清單的業務邏輯,我們定制了規範的數據表,制定了全區權責事項政務數據的目錄。目錄就要求部門必須提交數據,必須按照表的結構提交,所以數據統計局是要做集成商。

這是幾年前的表格,當時是梳理了幾年前的權責清單共40個部門8000余事項,900多張業務域表單,編制了1000多個標准表單。可以看到行政許可欄部分,國家在2002年就啟動了許可信息化、標准化服務。所以這些數據是沒問題的。大家再看行政處罰、檢查強制,由於在執行過程中,上級部門都是紙質材料,所以數據沒有真正業務表單,導致此塊業務缺失嚴重。於是,我們也按照上位法那些關鍵字段對其做了標准化表單制定,要求他們提交。

但是做好了權責清單業務域和數據域的映射對比後,我們發現依然沒能解決問題,原因是部門各自為政的梳理本職部門的業務清單,沒有相互交互。跨部門的權責清單事項之間的邏輯關聯是沒有梳理優化,只有靠專項行動,如專項執法涉及三個部門,臨時去做,沒有法制規制的去做。部門協作是依然不暢順、數據依然不一致。

4.基於分級權責清單的數據規範化體系

南海區設計了一套分級權責清單,基於分級權責清單來完善數據規範化的體系。列表式的部門,如經貿有500個權責清單,科協有若干個權責清單,但其相互之間沒做關聯工作,所以會形成一個維度的列表式權責清單,從而導致各部門業務更加割據。事實上權責清單是有層次關聯的,如銀行對公、對私業務,首先是建立管理對像的客服號,有基礎數據級。其存款、貸款、理財、信用卡等,其余部門業務系統要對標數據級,主動引用此數據級。在此情況下,客戶零散業務才可歸檔成為一個業務的客戶清單。但是政府沒有這樣做,所以銀行很容易建立客戶業務檔案來綜合管理和分析。我們要借鑒這種方法論,把政府工商登記的戶籍遷入、遷出、建築物的報建都列為一級基准的權責清單,以此產生的數據就是政府的基准數據。然後其他部門,如衛生、健康、教育、民政、發改、科技就不能隨意另起名,只能從基准清單共享數據、引用數據。只有這樣才能構建一體化、有機關聯的清單體系和數據體系。同時還要強化基准清單的共享,因為要求必須規範化、共享化、可引用化。

5.建設一圖一標四庫

通過對比我們發現,其中數據過於紊亂,而建立“一圖一標四庫”就是梳理數據。比如人口中,外國人戶籍流動人口、所有單位機構這種設施管理的權責清單,左邊就是權責清單的管理部門,右邊就不能去對其權責清單的內容二次錄入,只能去共享。只有這樣,才能實現政務全要素,動態沙盤式的管理。

6.建設數據資源管控規範

這個是南海區自己做的數據管控規範,在數據流通第二板塊,此資源目錄已是第四版,2002年-2003年做出了第一版。在資源目錄中,共86個數源單位,其中API的調用已有上千萬次。這是界面管理辦法,也實現了跨界共享。開放平台在2014年全國第一個縣區做的平台,在數據服務層面,一站式的數據“淘寶平台”,如輸入“志高”,相關人名會出現在結果欄,企業相關資料、數據或地理信息同樣都會出現,就類似於百度、淘寶。

7.以數據推動機構隊伍改革

2014年南海區實操了檢察院機構改革,其目的是要把超編的20個委辦局縮減到12個。當時,我們就參考業務流的匹配,把8個相關度不大的都淘汰掉。再把100多個人員分配到新的12個架構中,按照10年的辦案記錄去分。其中,有些是審核、有些是辦案,最終再乘以人力成本的系數,最終去分配人員。當時中央編辦也看過這套改革方案,並給予很高評價。

我的分享今天就到此為止,謝謝大家。

附:國脈,是領先的大數據治理和數字政府專業提供商。創新提出“軟件+咨詢+平台+數據+創新業務”五位一體服務模型,擁有數據基因和水巢DIPS兩大系列幾十項軟件產品,長期為中國智慧城市、智慧政府和智慧企業提供專業咨詢規劃和數據服務,廣泛服務於信息中心、大數據局、行政服務中心等政府客戶、中央企業和金融機構。自2004年成立以來,已在全國七大區域設立20余家分支機構、5大技術研發基地,服務客戶2000余家,執行項目5000余個,連續多年開展中國政府網站、智慧城市、互聯網+政務、營商環境等公益評估評選活動。被業界譽為中國信息化民間智庫知名品牌、電子政務優選咨詢機構,國內首倡智慧政府理念,首創智慧城市、數據治理、互聯網+政務評價體系,首推數據資產普查、全口徑數據資源目錄、數據元標准化、數源確認與供需對接、最多跑一次事項梳理、營商通等產品,信息資源編目、公共數據普查等業務全國占有率和影響力名居榜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