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承匠人精神二十載 飛利信“1+1+N”賦能數字城市
來源:上海證券報 更新時間:2018-12-06

⊙記者 王子霖 

小小的電子投票表決器有多大技術含量?每年3月,當兩會代表委員在人民大會堂按下表決器的一刻,如何確保萬無一失?飛利信創始人、董事長楊振華告訴記者,公司承擔人民大會堂投票表決及會議系統建設維保,對於兩會這樣的重大會議,僅憑技術過關是不夠的,為確保表決結果萬無一失,每一個投票信號的彙集、每一次順利的投票表決背後,都凝聚了飛利信全體同事的辛勤付出。

楊振華介紹說,公司現已進入地方兩會的備戰期,部分承擔相關任務的同事已開始會議保障的前期准備工作。

成立二十余載,民營背景的飛利信已經擁有政府、軍隊、大型國有企業等客戶,並獲得了極高的信譽和口碑。對於飛利信這些年取得的成績,楊振華坦言,除了對最新技術孜孜不倦的追求,做企業絕不能忘了“匠人精神”。

飛利信人的“匠人精神”

從舉手表決到紙質無記名投票,再到電子表決,楊振華是這些變化的親歷者。畢業於清華大學通信專業的楊振華,其職業生涯幾乎都在與無線通訊和信號傳感打交道。

以前政府工作會議使用的弱電產品,一部分是進口產品,涉及安全性、中文顯示轉換的問題。飛利信看准這個機會,五個創始人發揮各自所長,自主研發出飛利信會議表決系統。

電子表決系統看似原理簡單,但技術上暗藏諸多繁枝末節。楊振華向記者介紹:“我國北方的氣候較為干燥,防止表決器電路的穩定性受到靜電干擾,以免造成表決結果異常尤為重要,特別是在北京每年初春的兩會期間,系統是絕對不能允許有任何閃失的。而到了南方,如何在氣候潮濕的情況下盡可能保持表決器的使用狀態,則成了另一個課題。”

除了過硬的技術,一貫秉承“匠人精神”的飛利信人是保證公司稱雄會議系統的又一個重要因素。為了確保每年地方兩會的順利舉行,飛利信員工已連續多年在工作崗位上度過元旦假期。楊振華告訴記者,每次正式選舉投票前,我們的同事都會反復試驗,針對各種意外情況進行測試,保障正式會議的萬無一失。

據了解,成立初期的飛利信主要圍繞“自動化”開展業務,即會議自動化和政務辦公自動化。此後,飛利信的業務逐漸轉移並下沉至二三線城市,開始主攻會議和音視頻系統。“彼時的政府工作會議使用的數字產品大多是進口產品,安全性和使用便捷程度都存在不少問題,飛利信正是看到了這個機會,憑借前期的資源和技術積累,快速切入這一領域,並一舉奠定公司在會議系統的地位。”

“公司在省級政府單位幾乎實現全覆蓋,市級市場大概有300至400個,剔除部分尚未投入使用的政府辦公樓,我們覆蓋率在50%以上。3000多個縣級市場中,公司覆蓋範圍在三成左右。”楊振華稱。

同時,飛利信對單一音視頻會議系統進行了橫向拓寬和產品深入研發,並形成縱向的上下游全包服務。一些重大的國際性會議,包括人民大會堂的亞歐首腦會議,會議服務系統的集成都有了飛利信的身影。

飛利信始終將產品的研發和更新換代作為首要任務。近年來,飛利信音視頻與控制系列的產品線從未停止更新,包括基於公司自主PRMS-Bus二代流媒體總線的會討系列產品、依托視音頻技術的桌面多媒體產品以及無紙化系統依托強大的會議雲平台……飛利信在充分滿足不同政府客戶數據共享需求的同時,正不斷推出針對數據的定制化服務。

“1+1+N”賦能新型數字城市

對飛利信而言,從弱電系統到新型數字城市,是一個自然的業務延伸。幾年前,楊振華提出了“做新型數字城市全面應用解決方案提供商”的發展方向,創立了“1+1+N”的新型數字城市整體運營模式,即為客戶提供1個城市可視化、1個城市數字化大腦和N個垂直業務應用系統。

“何為城市可視化應用系統?五年前我們到地方城市密集調研時,每天馬不停蹄地參觀各種商業中心、公共設施和景觀建築等地,一天考察下來耗時費力,而且效率還非常低。隨後,我們就思考能否設計一個綜合的、並行的、多元數據可視化整合的方案,通過數字化手段把城市全景圖展示出來。”楊振華表示,城市可視化系統解決了很多城市的痛點,已是飛利信智慧城市領域重要的業務之一。

以自主研發的流媒體總線為基礎的音視頻技術、飛利信GIS系統-Kingmap、三維可視化展示技術PhiView等自主創新技術作為支撐,飛利信建立了集成城市運行監控、應急指揮、城市會客廳等應用場景的“1個城市可視化”系統,從而實現了完備的城市運行狀態、運行態勢可視化。“我們把這些可視化概念集中以後就得出了數字城市的智慧大腦,也就是飛利信以大數據技術、人工智能為核心技術支撐構建的另一個‘1’――城市數字大腦。”

據介紹,城市數字大腦依托政府數據,可實現城市要素物聯化和服務互聯化,建立城市數據資產管理體系,支持城市運行規劃、態勢仿真和數字實驗等創新性應用。同時,數據的挖掘整合還能夠形成對可視化服務的支撐。

如今,飛利信城市智慧大腦已成功賦能多個城市的神經元和中樞系統建設,由下而上分別包括基層數據的采集、物聯網部署、數據處理建模、交互集合,交互層面涉及視頻會議、音視頻會議等,逐漸形成移動電子政務系統、“互聯網+政務服務”創新應用等N個城市業態。

在“1+1+N”的基礎上,飛利信近年來積極響應國家“新型數字城市戰略”、“大數據戰略”,不斷進行“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技術的自主創新。楊振華介紹,公司數字城市領域典型項目有福建漳州開發區智慧城市建設總承包和總運營、靜海智慧城市建設等。

“同源”擴張助力穩健前行

說起飛利信的發展歷程,不得不提及重組並購。通過新設立和並購,飛利信已擁有近20家子公司和參股公司,其在為飛利信的新型數字城市布局起到關鍵作用的同時,也為飛利信提供了豐厚的利潤。

楊振華表示,收購包括歐飛凌、天雲科技、精圖信息在內的企業後,飛利信逐漸形成了良好的協同效應。通過梳理並規範各大業務體系,公司進一步加強了各業務內部資源、技術、管理的有效整合,極大降低了集團內各公司經營、研發、銷售成本。同時,通過技術同源、業務同源和市場同源的被合並企業,公司擴大了同源銷售門類和銷售範圍。

“從並購來講,我們圍繞客戶同源和技術覆蓋兩個宗旨。”在楊振華看來,能夠通過客戶間共享資源從而進一步做大規模,是一舉兩得的好事,這也成為飛利信最重要的並購理念。“在資源上能夠互補的同時,我們更傾向於技術能夠覆蓋的標的企業,也就是總部擁有的技術能夠實現子公司的互備或覆蓋。”楊振華表示,即便是業績暫時不佳的企業,若能看到協同效應,我們都會進行接觸。

不過,作為一家創始人均是技術出身的企業,飛利信的並購難免失手。“不成功的經驗主要是東藍數碼的並購,由於受到不可控政策因素的影響,東藍數碼的業務長期處於停滯。目前,東藍數碼主要承接了飛利信在浙江等地區的電子政務業務,業績也在逐漸釋放,2018年和2019年均不存在商譽減值的風險。”楊振華認為,飛利信的並購整體來看還是取得了成功的,公司董事會也在根據國家政策和社會需求調整收購方向和已收購企業的戰略規劃。

穩健外延擴張的同時,飛利信的內生發展也是風生水起。公司近年來完成了LED、工業物聯網平台和MCU芯片的專業研發團隊建設。截至目前,飛利信自主可控MCU芯片研發工作已完成全部基礎測試及Datasheet(芯片數據手冊)編制相關工作,正在開發應用模塊以滿足潛在客戶的實際應用需求,未來將形成對飛利信物聯網、智能會議、智能制造、信息安全、軍民融合等領域業務拓展的有力支撐。楊振華表示,MCU芯片將填補我國在工業控制系統的空白,公司將在MCU芯片完成的基礎上,向技術要求更高端的芯片展開攻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