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時代的四大特征及政府大數據戰略實施中的難點分析
來源:信息化建設 更新時間:2018-08-14


大數據時代的四大特征與政務治理面臨的挑戰

大數據、雲計算、互聯網+政務服務、物聯網這些都成為了當下的熱詞。我們在思考互聯網+政務服務或者+公共服務的時候,首先要考慮與大數據如何融合。

大數據時代已經真正到來了,它有四個最顯著的特征:

一是人類處理數據的能力顯著增強。過去也有數據,但數據散亂,沒有強大的處理能力,所以發揮不了作用。現在之所以說已經進入了大數據時代,就是因為人類的處理數據能力大大增強了。雲計算和大數據是兩個方面,如果沒有雲計算,也就無所謂大數據,雲計算能夠把海量的、零散的、有價值的數據進行快速處理並釋放出價值。

二是數據整合的形式愈發明顯。一般來講,政府掌控了大約80%的公共數據。而在企業數據方面,像阿裡巴巴、百度、騰訊等互聯網巨頭掌握了海量數據。 不管是政府數據,還是企業數據,抑或是社會數據,整合的趨勢愈發明顯。打通政務流、企業流、社會流,技術整合趨勢是必然的。由於老百姓的消費行為可以影響政府決策,所以政府希望老百姓刷卡消費,讓數據歸集到政府這邊。

三是大數據應用領域不斷擴散。大數據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生態等幾乎每一個領域都有著廣闊的應用前景。

四是圍繞大數據應用的創新持續活躍。我們看到新業態、新模式、新體制不斷出現,市場的活力也在得到不斷地釋放,個人的創造性也被大大地激活,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時代。

上述大數據時代的四大特征,在中國似乎得到了很清晰的驗證:網絡規模全球第一 、網民數量全球第一 、智能手機用戶全球第一 、網絡社交參與人數全球第一、網購人數全球第一、電子商務交易額全球第一、移動支付全球第一;無處不在的網絡 、無處不在的軟件、 無處不在的計算 、無處不在的數據 、無處不在的互聯網+。

我們研究互聯網+政務服務、互聯網+公共服務或者在大數據中的應用,並不是為了好看而好看,不是為了大數據而大數據,不是為了互聯網+政務服務而+政務服務。而是為了解決問題,那麼,我們面臨著什麼問題呢?概括來講,有五大問題:經濟下行、轉型壓力加大,社會矛盾凸顯,民生問題公眾訴求強烈,腐敗治理遇到抵抗, 管控公權面臨短板。這五大難題不可能靠大數據、互聯網+就全部解決,體制問題還是要通過體制改革來解決。但是如果說把大數據、互聯網+政務應用好,在解決這五大問題方面,可能會起到很大的作用。

智能化治理、智慧化服務,是互聯網+政務服務的新目標

智能化治理、智慧化服務,不管是對電子政務來講也好,還是對智慧城市建設來說也好,都應該是確定的一個新目標。研究智慧城市,主要是研究五個方面:智慧政府、智慧民生、智慧經濟,底端信息化支撐和智慧化布局。智慧城市與智慧政府都要以人為中心,首先要解決人的感受,提高便捷感、安全感、獲得感、公正感、幸福感。

要提高政府的決策,制定政策能力,提高社會的治理能力、公共服務能力,應對危機能力,以及經濟社會轉型能力,這是一個雙結構的目標,不管智慧城市也好,智慧政務也好,都要圍繞這個雙結構目標來展開工作。

智能化管理、智慧化服務應該成為新的目標,體現在六個“化”:政府結構扁平化、政府運作智能化、社會治理網格化、公共安全數字化,民生服務智慧化、公權力約束精准化。基於這“六化”可以提出新的手段和工具。

要實現上面六個“化”,需要借助信息網絡技術來構建新的政府形態,即整體政府、開放政府、協同政府、智慧政府;通過新政府形態來支撐法治政府、創新政府、廉潔政府、服務型政府。

互聯網+政務服務實施中的難點分析

大數據、雲計算、移動互聯網、物聯網等新技術給政府治理能力、管理能力的提升提供了新的保障。政務和技術之間的關系不斷地被研究,進而變得越來越清晰,即政務是主導,技術是手段。在構建智慧城市、智慧政府的過程中,技術手段基本普及,但是應用效果並沒有那麼得好。為什麼?關鍵還是在於政府。所以,我們首先要弄明白互聯網+政務服務、大數據應用在政府層面究竟有哪些障礙、哪些問題。

從整體上看:國家的頂層設計、平台構建、基礎數據庫的運行缺乏整體協同。這是一個大問題。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從2003年開始在全國構建的四大數據庫真正被用起來的地方並不多。

從政府管理運行看:一是官僚制的傳統治理思維,對政府數據的開放形成潛在阻力:如嚴格的等級制度、權力思維、人治思維。二是政府橫向、縱向的傳統科層結構,對大數據共享設置了很多壁壘,部門設置過細,條塊分割,各自為陣,條條專政。三是根深蒂固的部門利益,造成數據分割、部門所有問題突出,數據開放的顯性和隱性阻力都不可小視。四是數據開放共享的法律、政策環境還沒有真正形成,包括開放共享的法律保障、責任追究等。

如何利用大數據和互聯網+政務服務來消除這些障礙?這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個人認為,應該有效發揮兩種力量:一種是政府的力量,一種是市場的力量。

站在政府的層面來講,一是要有以兩個“全國”引領,注重大數據戰略和互聯網+政務服務實施的頂層設計,包括基礎設施、產業、應用、環境等。兩個全國指的是總書記提出的“要構建全國的大數據中心”、”要構建全國的跨層級的政務平台”。這兩個“全國”大戰略為政府大數據的開放應用和互聯網+政務服務指明了方向。二是重點在社會治理、公共服務、市場監管、宏觀調控等領域進行深度應用。三是要加大政府自身變革的力度,要改變官僚制度治理思維,破解體制機制障礙,進而促使政府轉變組織結構,橫向部門實現大部制,縱向部門實現扁平化,少審批,多成備案。四是實現政務數據雙開放。部門之間實行內部開放,政府數據定期向社會開放,向市場進一步挖掘開發數據,產生價值,真正變成數據資本。

站在市場的角度來講,一是要借助市場力量整合各類數據資源,如政府數據、企業數據、經濟數據、社會數據等。二是要進一步激活社會創造力,深入開發利用各類數據資源。包括用PPP的合作模式來共同構建互聯網+政務服務。三是以市場為紐帶,培育大數據產業的生態鏈,讓數據資產不斷造福人類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