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還是“C”?互聯網大佬們的“多選題”
來源:北京晨報 更新時間:2018-07-04

“服務器的一次故障驚動半個創業圈”,這是網友對此前“阿裡雲故障”一事的評論。

根據阿裡雲之後出示的聲明,這次故障從6月27日16:21左右開始,16:50陸續恢復服務,並將此次故障解釋為“新功能觸發bug導致部分IP被禁用”。至於此番故障能夠引起如此廣泛關注的原因,一方面在於阿裡作為行業巨頭的話題性,另一方面則是阿裡雲所服務的龐大企業用戶群體,“驚動半個創業圈”的評論並非腦洞。除了繼續在C端用戶產品上制造增長,如今的互聯網大佬們在B端服務領域也扮演了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布局“在雲端”

作為企業服務市場上最常見的一種產品類型,雲服務已成為不少科技、互聯網企業業務布局的標配,在企業整體發展中也有著戰略意義。

根據工信部數據顯示,2018年雲計算產業規模預計有望達到8000億元。與C端市場增長乏力、競爭激烈的現狀相比,以雲計算、雲服務為代表的B端服務產業具有廣闊的空間,很多企業也愈發重視面向B端的服務。

中國的雲服務市場被我們熟知的科技互聯網巨頭們牢牢占據。根據研究機構IDC去年發布的《2017年上半年中國公有雲市場份額報告》,阿裡雲的IaaS業務在上半年營收5億元,占據中國公有雲市場47.6%的份額,騰訊雲、金山雲、中國電信分列其後,分別占據9.6%、6.5%以及6%的市場份額。起步早以及國際化戰略讓阿裡雲在雲服務市場一馬當先,除了占據中國公共雲市場“半壁江山”外,阿裡巴巴在2018年第一季度實現對IBM的超越,成為全球第四大雲基礎設施及相關服務提供商。前三名則是亞馬遜、微軟和谷歌。

除了B端市場自身存在的業務增長可能,互聯網企業在越來越高的C端“獲客成本”也加速了業務擴展、轉型的過程。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人口紅利逐漸消失的背景下,C端用戶獲客成本從最早的幾元飆升至現在的幾千元,單純依靠線上獲得C端客戶,高成本下的業務增長也很難保持原有的拉動效果。

業內人士指出,雖然過去科技互聯網的“創業明星們”多是依靠流量和龐大的用戶群體得以快速發展,但這種模式往往在前期會不計成本的投入來獲得更多的C端用戶。雖然面向B端的業務無法形成足夠大的規模效應,但它最大的優點是盈利的及時性。

普華永道於近期發布《科技賦能B端新趨勢》報告,指出中國移動互聯網在消費者端(C端)的創新空間不斷縮小並隨之細化,商業模式已呈現出由C端創新逐漸向企業端(B端)創新轉變的態勢。面向B端的業務布局已成為不可逆的趨勢。

還有“接地氣”的產品

對於服務於B端的企業來說,我們常聽到的業務主要有IaaS、PaaS以及SaaS幾類,三者也是逐層遞進的關系,分別代表了面向企業的服務器和數據存儲、軟件解決方案以及完備的軟件系統。而隨著移動互聯網的普及以及創新、創業公司的快速發展,移動辦公服務系統成為一項抓人眼球的新產品。

劉女士於2016年創業,從事新媒體工作,她的團隊也從最早的4人發展到目前30人規模。為了更好地處理公司各項瑣事,提高辦事效率,她在2017年初開始使用一款移動辦公平台進行公司部分事務的處理。她表示,“因為團隊多數都是專職崗位的員工,行政工作只有一個人負責,當初考慮使用這類辦公軟件是為了能讓行政工作更輕松,對一些繁瑣的行政事務處理效率更高。”同時,她也表示使用習慣需要一段時間來培養,很多時候需要自己摸索使用方式。

打開這款軟件後,我們能看到如簽到、報銷審批、請假等行政類的工作均可以進行在線處理,每項工作也可以在月末、年末等限定時間內形成數據彙總並導出,大大節省了時間與人力資源。此外,平台還內置社交、聊天功能,為基於企業環境下的辦公溝通打造平台,不過劉女士則表示,這類功能用得很少,平時的溝通多數還是微信群更直接。

在中國工商局登記的近3000萬家企業中,中小企業占比在90%以上,並且數量在持續增加。毫無疑問,B端市場用戶中,很大一部分群體將是小型公司、初創公司。對他們來說,無論是雲服務還是落地的移動辦公產品,都將為公司的運行提供很好的“助力”。

究竟“賦”了哪些能

“賦能”是近兩年出現的一個高頻詞彙。在之前提到的由普華永道發布的報告中,將賦能B端、服務C端的模式稱為T2B2C平台。意味著如阿裡、騰訊、華為等技術服務商作為T端,能夠整合C端資源,再圍繞C端客戶特征識別有效場景及相匹配的產品與服務,並向B端開放融合消費者洞察、自身技術能力及產品等服務。B端企業則可以調用T端的技術、服務及渠道資源,提升運營效率、降低成本,進而提升C端體驗及黏性。T端與B端共同重構服務體驗、推動產業升級,T2B2C形成閉環,成為市場發展的助推器。

這一邏輯的背後也體現出在C端市場具備優勢的互聯網巨頭,對B端市場能做的不僅僅是提供數據庫、服務器等基礎設施。而是通過對C端數據的集成,根據C用戶偏好信息為B端提供開放式服務平台,讓B端更直接地掌握C端用戶需求。

近期,辦公平台釘釘針對企業校招上線了“短視頻簡歷”的測試功能,在發布會上,釘釘CEO無招表示,“通過走訪調研,發現平均一家企業能覆蓋本地三所院校,接觸到600名左右的學生,花費差旅、物料、人員成本在3000元左右。總結起來,耗時、費力、低效。而在學生側,平均一名學生能接觸到和自身技能專業對口的企業不到20家。”透過數據背後的C端用戶需求,釘釘對B端企業服務功能進行了升級變更,將短視頻這一形式加入了企業相關事務中。而對企業來說,也可以通過視頻的方式展示企業風貌、辦公環境,以一種新形勢吸引當下的年輕人。

互聯網、信息技術能夠“賦能”的也不只有企業。在今年互聯網被納入政府工作報告後,政府也紛紛開始推動信息化和互聯網化的落地合作。如湖南省與騰訊公司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在互聯網技術資源落實到各產業中的過程中發力合作;職業社交平台LinkedIn(領英)與上海市商務委簽署國際人才交流合作的戰略框架協議,前者為上海提供以互聯網社交為核心的征才解決方案並建立戰略儲備人才數據庫等。

從企業到政府,從軟件開放團隊到小微創業公司,無不對企業服務提出了更高水平的要求。在此前舉辦的第二十二屆中國國際軟件博覽會上,用友網絡董事長兼CEO王文京表示,在數字化商業發展的背景下,企業服務也將面臨不斷的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