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危化品全生命周期信息化安全管理的幾點思考
來源:賽迪網 更新時間:2017-07-25

2017年3月24日,國務院安委會召開了危險化學品安全綜合治理電視電話專題會議,會上要求嚴格落實國務院辦公廳《危險化學品安全綜合治理方案》(以下簡稱《方案》),對我國危化品全生命周期信息化安全管理和危化品安全信息公開提出了建設深化要求。如何有效利用現有危化品安全管理基礎,探索利於危化品全生命周期信息化安全管理的危化品跟蹤模式,並利用信息平台進行信息公開,促進危化品信息化安全管理和危化品安全信息公開的共同發展成為關鍵問題。

一、我國危化品全生命周期信息化安全管理發展現狀

各部門危化品監管信息管理系統整合難度較大。危化品全生命周期組成復雜,關聯部門較多,目前我國各部門正在建設或已建成的危化品監管信息管理系統繁多,且各系統關注點各有側重。各部委根據其分工不同,掌握的危化品信息數據在危化品生命周期、甚至危化品類別上都有所區別,信息整合及公開難度可想而知。

表1  主要部門危化品管理信息所有表

1

2

數據來源:各部委官方網站

各環節安全生產管理信息整合困難。危化品各流程信息化安全管理手段的日益豐富,在有效提高了危化品安全生產保障能力的同時,也為危化品安全生產統籌管理工作提出了難題。我國在危化品安全的信息化管理上已經積累了一定經驗,尤其是在利用射頻識別、衛星定位等現代監控管理技術進行危化品容器及車輛的自動化、信息化監控管理方面,近年來我國學術界研究成果豐厚、實踐成果喜人。

在政策指導下,我國 “兩客一危”車輛監控系統的建立和應用,成為利用衛星定位和互聯網技術進行危化品運輸安全管理的成功實踐之一。同時,隨著射頻識別技術(RFID)的逐漸成熟和產品成本的不斷降低,中石油、中石化等有實力的危化品運輸或儲存企業,已著手將該技術運用在了危化品氣瓶、儲罐跟蹤管理、危化品倉庫智能化管理等危化品生產安全和儲運的信息化安全管理手段中。但是,危化品生命周期各環節所關注的危化品安全信息需求和表現形式有所差別,基於不同類型信息化監管技術所獲取的數據格式和數據內容也有所不同,多元化的監控手段和統一的危化品信息標准的缺乏,是我國危化品全生命周期信息化管理系統建立難度大的主因之一。

我國危化品安全管理信息公開需求迫切。漳州PX項目系列事件是社會對危化品信息公開需求日益提高的典型案例。漳州PX項目原定建於廈門海滄半島,2007年105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簽署提案建議其搬遷,引起了較大社會關注,後經環保部對廈門全區域進行環評,最終該項目得以於2009年遷往福建省漳州市建設。自此危化品生產選址信息公開成為民眾關注熱點,廈門市民和地方政府充分交流、合作共贏成為我國政府信息公開的成功案例之一。其後,遷至漳州的PX工廠於2015年發生安全生產責任事故,對國內PX項目建設和成品供應造成了一定影響,同時再次引起了社會上對國內外PX安全生產信息公開現狀的對比和反思。

該系列事件是我國危化品安全管理信息公布透明化工作與民眾安全信息公開要求互相磨合的縮影。PX項目本身技術成熟,在遵章生產的情況下安全水平較高,本不應成為公眾關注熱點,但與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的“先討論,後建廠”、政府和危化品企業積極進行危化品安全知識宣教、主動推廣工廠參觀等工作相比,我國危化品知識普及、選址信息公開、生產安全管理信息公開及成果宣傳等工作發展空間依然較大,這也是民眾對危化品安全生產工作不了解、對危化品生產安全工作不放心的主要原因。為滿足危化品安全產業的長期發展需要,持續推進我國危化品安全管理信息公開工作勢在必行。

二、主要問題

危化品監管平台的管理對像需要統一。目前我國危化品安全管理均以各類危化品載體為對像,這種管理方法較為直觀,但以此難以進行各企業安全管理信息平台的整合和危化品綜合信息管理平台的建立,也不利於危化品信息共享和部門分工管理。對於該管理模式,在靜態數據管理上,現有危化品信息登記系統以企業載體為對像,獲取的是企業上報的靜態數據,管理時效性較弱,難以滿足危化品實時監管和應急需求。而動態數據管理方面,各平台數據內容繁雜,整合難度大。以我國危化品運輸領域應用較廣的“兩客一危”車輛監控平台和生產、儲存過程中所使用的射頻識別技術(RFID)為例,前者以車輛為載體,依托地理信息系統(GIS),將地理位置信息和車輛識別信息為主要操作對像;後者則更關心危化品容器的狀況和容器序列的登記。不同階段下,危化品載體的不同管理需求成為了危化品各流程安全管理信息難以共享的元凶。為解決這一問題,聯合國頒布了《全球化學品統一分類和標簽制度》(GHS),在要求危化品信息完整性的同時,以危化品本身為關注對像,采用模塊化管理方法針對不同載體、各子平台不同的信息需求提供對應信息,為各級危化品平台整合和綜合信息平台的建立提供了一條思路。

現有危化品追蹤制度較為粗放。以危化品自身為管理對像的定量跟蹤模式是危化品全生命周期安全管理順利進行的關鍵,現有的危化品電子追蹤標識制度主要以危化品載體為管理對像,在全生命周期管理應用中存在弊端。在目前以危化品載體為對像的安全管理方式下,各環節內危化品載體管理經驗豐厚,隔環節危化品的定量跟蹤較為粗放,對於多來源或多去向的危化品跟蹤能力較弱。以危化品罐式運輸為例,經過一次運輸,危化品運輸前所處的各容器信息往往會被拋棄,接收方只會獲得運輸罐的RFID標簽信息。此類信息損失,雖然不會對單一環節危化品安全管理造成不便,但在宏觀方面,過程信息的缺失造成了危化品各流程間的割裂,對各環節危化品來源去向的統計核對工作造成了極大阻礙,不利於危化品綜合信息平台對危化品全生命周期的整合監管。非法加工、非法運輸、非法儲存等整個環節均不符合法律法規的情形屢有出現,與這種以危化品載體為中心的、各環節相互獨立的管理模式關系匪淺。

危化品信息公開工作仍需專門指導。與其他產品不同,危化品生命周期信息的公開存在產生鄰避效應的風險。針對解決相關領域“鄰避”問題,2016年11月1日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了《關於做好工業和信息化領域“鄰避”問題防範和化解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對可能造成“鄰避”問題的項目審批、建設、運行、應急全過程安全信息公開工作做出了全面規定,而在危化品全生命周期中,部分活動並不會造成明顯的“鄰避”效應,但因為危化品仍存在潛在的公共安全隱患,相關信息公開工作仍需指導。

另一方面,不同文件對危化品安全信息公開要求的側重點也有所差別。《方案》要求設立國家危化品安全公共服務互聯網平台,公布咨詢電話、公開已登記的危化品相關信息,並提供安全咨詢和應急處置技術支持服務,更側重於危化品安全知識的普及,為突發事件提供應急救援准備,涉及的各地區危化品全生命周期安全工作的實時信息相對有限;而《通知》要求公開的內容更加側重於危化品的日常安全生產工作,主要是公開後能夠起到化解“鄰避”問題的部分安全生產信息。

總的來看我國危化品利用互聯網進行信息主動公開的水平還停留在危化品安全知識科普和文字信息的發布上,危化品全生命周期安全管理信息的碎片化也是元凶之一。如何充分利用全國危化品監管信息共享平台收集的危化品安全監管信息,利用社交軟件、網絡地圖、實況直播等多樣化的互聯網信息發布平台和多元化的信息發布模式,針對危化品“鄰避”問題對危化品全生命周期信息化安全管理信息進行主動公開,仍需統一進行針對性的政策指導。

三、對策建議

建立健全全國統一的危化品追溯體系。以危化品為關注對像、危化品容器為載體,借助雲存儲方式,基於現有危化品電子追蹤標識制度,建立全國統一的危化品追溯體系。優化危化品登記制度,借鑒我國危化品生產、儲運過程中的危化品定量管理經驗,定量跟蹤危化品全生命周期行為。將全國危險化學品監管信息共享平台建設成為危化品追溯信息雲平台,實現危化品身份信息的定量登記和自動分配。從危化品生產過程開始,按危化品單位質量或其他統一計量方式為危化品賦予身份編碼,將危化品安全管理目標單元從載體細化到危化品單元,提高危化品信息化安全管理精度。實現危化品載體信息和危化品身份信息的對應聯動,充分利用現有基於載體跟蹤模式的監控平台,降低企業平台更新成本;利用雲平台自動核對各環節危化品來源、去向信息,努力實現全國危化品信息實時監控和動態管理,最終實現違規生產、違規運輸和違規儲存問題早發現、早處理,並為危化品安全信息公開奠定扎實基礎。

提高危化品信息化安全管理子系統標准化水平。依照我國危化品管理現狀及危化品全生命周期定量管理需求,深入推廣《全球化學品統一分類和標簽制度》,以危化品全生命周期雲存儲平台為載體,以危化品定量跟蹤制度為核心,統籌制定危化品全生命周期信息化管理統一數據標准。

以雲平台模式建立全國危險化學品監管信息共享平台,為企業平台聯動提供服務。依照危化品生命周期各環節安全管理信息需求,以積木化模式,劃定各部門子平台建設內容,由雲平台統一收集並提供危化品安全信息數據。制定推廣危化品各流程信息化安全管理標准,以雲存儲實踐理念吸引互聯網市場資本,加快危化品信息化雲存儲平台和安全管理服務市場的共同發展。

推進普及危化品定量登記管理制度,推廣危化品信息化管理經驗,鼓勵企業建立危化品安全管理信息平台。對已有危化品管理平台的,借助全國危險化學品監管信息共享平台的雲平台服務,減輕企業平台更新負擔。

多級推進危化品安全管理信息公開。在政策方面,依據《方案》和《通知》精神,在危化品全生命周期信息化管理平台的基礎上,針對危化品信息安全制定危化品信息公開政策,以危化品信息即時公開為目標,根據民眾信息公開需求和公共安全保密管理需求,劃定危化品信息公開範圍和公開方法、公開時限。

在公開方式上,充分考慮使用雲存儲平台進行信息公開工作的信息安全需求,在全國危險化學品監管信息共享平台基礎上,建立危化品安全信息公開子平台。結合微信公眾號、微博、網絡地圖、實況直播等信息公開平台和多樣化的信息公開方式,聯動進行危化品安全知識科普、危化品安全信息及管理工作公開。

在公開危化品選址及全生命周期信息的同時,宣傳危化品安全管理成果,聯合危化品廠商推廣危化品工廠安全管理現場參觀活動,提高各環節各企業安全工作的積極性和主動意識,增強民眾對危化品生產安全工作的信心,在降低或消除“鄰避”問題的同時,借助民眾監督促進危化品產業總體安全水平主動快速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