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搭金橋——臨海市農村電子商務發展現狀調查
來源:臨海新聞網 更新時間:2016-09-30


這個時代裡,如果有人還不知道“電商”是什麼,那可真是out了。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正在改變著傳統的生產、流通模式和人們的生活方式,推動經濟社會轉型發展。從電子政務到網上購物,從網上支付到微信轉賬……互聯網不僅改變著我們的生活,也推動著一個個產業的健康發展。
一項項電子商務發展措施的相繼落實,表明臨海人順應了趨勢,趕上了“節拍”。不斷完善發展基礎、提升電商應用水平、推動一二三產全面“觸網”的臨海,走出了一條具有“臨海特色”的電商發展之路。
如今,電商正從城市悄然外延,進入農村市場的腳步正在加快,越來越多的臨海農村因為電商悄悄地發生改變。

東溪單村:
把彩燈賣出更好的價格

說起東溪單村,也許大家對這裡淳樸的民風、慈孝的氛圍印像頗深,而自從今年2月份以來,東溪單村又有了一個響亮的新稱號:成為全台州第一家擁有村級電子商務協會的村。
農民上網賣東西,不稀奇,稀奇的是,全村抱團上網賣東西。到底這村裡的農民們怎麼想起做電商?他們又在網上賣些啥呢?記者這就去東溪單村走了一趟,打探了一番。
和幾年前一樣,東溪單村家家戶戶的婦女們在家都做著彩燈,而如今他們上網賣的,也是他們村的傳統產品:彩燈。
東溪單村電子商務協會常務副會長單繼永告訴記者,早在宋朝年間,東溪單村就已經形成了早期村落,一直到上世紀90年代初,這個村一直都是以“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業生產為主,村民們世世代代種田,但是地少人多,種出來的糧食逐漸滿足不了生活需要,於是,東溪單村的第一次“轉型”就開始萌發了。1992年開始,受到周圍村的影響,東溪單村也逐漸開始經營起彩燈加工廠,村裡的剩余勞動力全部轉移到加工彩燈上來,村裡也從農業社會進入到了工業生產時代。
記者了解到,村民們做出來的彩燈,基本上都是出口到歐美和非洲國家,每個工廠接到外國的訂單,再發到各個家庭作坊,這是常態,而企業想要把產品推銷出去,找外貿公司、翻譯等都要花上不少錢,這幾年,外貿利潤空間正在逐步壓縮,均價十幾元的彩燈一盞燈只能賺一毛。
經歷著工業生產“陣痛”的東溪單人,果斷打開了思路,向著第二次“轉型”邁進。
第一產業、第二產業的發展瓶頸,讓東溪單村人把眼光放在了第三產業上。他們發現,彩燈的內銷市場在逐步打開,批發和零售的價格相差了很遠。“怎麼樣才能把彩燈賣出去呢?”他們想到了網絡。單繼永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假設一戶人家一個批量做10萬盞燈,外貿出口1盞只能賺1毛,利潤也就只有1萬元。如果今後其中8萬盞燈還是通過原來的銷售渠道,而剩下的2萬盞燈能夠通過電商等渠道零售,每盞燈賺2元以上,那麼總的利潤就是原來的5倍以上。
另外,東溪單村的80、90一代也逐漸回鄉創業,他們有思路也有熱情,加上東溪單村離甬台溫高速公路道口很近,區位優勢也顯現出來,做電商的“天時地利人和”都具備了。
村民委員會委員單正兵想法挺活:“其實結婚喜慶、過年過節,廣場、酒店布置等都用得上彩燈,去實體市場上找還不一定能找到。零售帶來的單子雖然小,但是積少成多,利潤也高,還是很可觀的。
2016年春節前後,經過村裡與臨海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商務局等部門對接,決定采用政府出資培訓、村民自發報名的方式開展電商培訓。
這個培訓班一下子就火了。
原本限額50名的培訓班,由於村民求學熱情空前高漲,又擴大至60名,但仍然供不應求,最後把培訓班從一個班擴招至兩個班,一共招了100個學員。開班的時候,沒報上名的村民還自己拿著小板凳到過道上“蹭課”。
因為培訓課程采用的是“邊學邊賣”的模式,所以第一期開班到15天的時候,村民湯彩萍在自己的淘寶店鋪裡賣出了第一盞彩燈,賺了7元多,這在村裡引起了一陣轟動,大家紛紛湧到她身邊:“真的有人買啊!一盞燈就賺7元,我們要賣100盞才有7元呢。我也要趕緊把我的店鋪開出來。”
現在,東溪單村每家每戶都自費配上了手提電腦,培訓總課程是100節,在30天的集中培訓中,村民們會學習如何開淘寶店,怎麼做好店內的營銷推廣以及和客戶交流的技巧等等。除此之外,村慈孝基金會還主動與銀行進行接洽,對資金困難的創業村民,給予利率優惠貸款,多方面地為有志於電商的村民創造各方面的條件,使村民能夠盡早地開展業務。

制約瓶頸:
我市位於浙東陸域幾何中心,交通區位優勢十分明顯,兼有優良港口海運、鐵路高速國道等陸路通道彙聚等交通優勢;產業方面,擁有休閑用品、汽摩配、眼鏡等工業支柱產業,“四張名片”和新興“四小名片”等農業產業資源優勢;人力資源方面,擁有台州學院、吉利汽車研究院、市級兩個職教學院等院校資源和“千年府城”的文化沉澱。這麼多的優勢資源,為電商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但實際上,這些資源沒有得到充分利用,區位優勢沒有為電商產業發展添磚加力,工農業產業資源沒有與線上的知名度相對稱,人力資源也沒有為電商發展提供強有力的人力保障。
就以東溪單村為例,這個村家家戶戶都生產彩燈,但是沒有自己的品牌,在國際國內的市場上名氣不大,產業能力還處於“低小散”的狀態。要想在互聯網銷售上走出一條自己的路,必須依托這些資源優勢,建立起自己的品牌,擴大影響力,把知名度提升。同時,我市還缺少電商領軍人物和知名的電商企業,對本市市場的占有率和影響力不強,農村電子商務產業的規模和創新能力不夠。缺乏人才培養和電商創業配套的良好服務體系,有潛力的電商人才都選擇留在氛圍更好的外地創業。缺少風險投資等資金支撐,農村的電商企業往往沒有有效的固定資產抵押而缺少融資渠道。


湧泉鎮:
互聯網讓農產品賣得歡

“敏超啊,今年家裡的橘子賣不動啊,我們都愁死了,你回來看看怎麼辦才好。”湧泉人何敏超幾年前接到父母的這個電話,改變了他創業的軌跡和人生的道路。
農產品滯銷在全國都是老大難問題,湧泉也不例外。曾幾何時,一筐筐一箱箱的無核蜜橘因為愁銷路,爛的爛,扔的扔,橘農們愁得很。受傳統銷售方式和貨運水平的限制,蜜橘銷售市沒能在全國全面鋪開。如何將父輩們的老產業發展壯大?一群充滿創業激情的年輕人陸續從城市回到家鄉,接過父輩橘子生意,成為了“橘二代”。林東東、何敏超等人就是其中的代表。
90後林東東,出生在湧泉鎮店頭村。一直以來,他務農的父母希望他能跳出農門,找一份體面的工作,走一條和他們不一樣的路。2009年,20歲的林東東帶著父母的期望留學英國,就讀於英國赫特福德大學企業管理專業。在英國,林東東發現農民在當地的地位非常高,他們十分注重農產品的品牌和食品安全,出售的農產品價格高,農民收入很可觀。
“為什麼不能把橘子也放在網上賣出去呢?”林東東首先就想到了家鄉的特產。從大學畢業後,他義無反顧地回到了湧泉,成為了“橘二代”。
2010年,林東東覺察到了網絡銷售的商機,開始把“忘不了”橘子拿到網上銷售。但是,他的想法遭到了父輩們的反對。經過兩年的不斷努力,林東東終於說服了大家,從2012年開始,“忘不了”開始進入網絡銷售。起初由於運費等原因,“忘不了”橘子銷售平淡。林東東找出了問題的症結在於運費,於是他將包裝好的橘子,事先運到網站設在北京的倉庫,再由網站方安排銷售。這樣運費省了,“忘不了”橘子的銷售市場也打開了。
之後,林東東被社員推選為新董事長。他又自建淘寶店、微店、微信公眾平台,借助第三方電商平台等,積極拓展網絡銷售。並在北京、上海、杭州等20多個大中城市設立營銷網點。生鮮快遞極易發生破損,為降低損耗率,林東東試驗了多種包裝方式和包裝材料,以確保橘子質量。“橘子的網上交易量,每天都能達到3萬多元,相當於一天在網上賣掉約300箱橘子。核算下來,網上的銷量占總銷量的1/3。”隨著網絡銷量不斷打開,父輩們對電商的觀念也隨之改變。
去年湧泉鎮電子商務協會成立後,林東東當選為會長。
何敏超2009年就開始接觸淘寶,只不過那時候並沒有試水橘子銷售。當互聯網的營銷模式越來越受到老百姓的追捧時,何敏超忽然意識到:“我可以把橘子也放在網上銷售啊。”於是他辭去了當時的工作,回到湧泉幫父母賣橘子。“年紀大的人不知道什麼是互聯網,對我的銷售模式不認可,他們認為客戶就是實實在在看得到摸得著的,你網上賣東西,對面是誰都不知道,一點也不可信。”但是何敏超用實際行動打消了父母的顧慮,他注冊了“桔先生”這個品牌,現在一年銷量達到了100萬元以上。
2012年來,湧泉鎮依托無核蜜橘,大力發展電商事業。特別是今年成立電商協會與電商黨支部以後,該鎮的柑橘電商們在原有的淘寶店基礎上,借助各個電商網站、公眾微信號和微店、朋友圈等新興平台,多種渠道共同開發全國市場,線上銷售額大幅增長
在網店運營過程中,物流是其中重要的一環。在湧泉鎮電子商務協會成立之前,該鎮大大小小的電商都是各自聯系物流公司,物流公司往往按照散戶給出快遞價格,不僅如此,配送過程中的損耗率也很高。“相對於線下銷售而言,網店經營的利潤更薄。”林東東深有體會地說,“而網店裝修、品牌宣傳、快遞物流等費用,又是一筆不少的開支。”
為此,湧泉鎮電子商務協會從快遞物流入手,主動與順豐、百世彙通等物流企業取得聯系,抱團進行談判並與之建立合作關系,出實招降低湧泉電商物流成本。“就拿快遞龍頭老大順豐來說,原本最低9折,現在按照會員協議價收費,電商物流成本降低了25%。”80後的網上“橘農”邱加長說。
蜜橘電商紅火的同時,湧泉當地提供服務平台的技術公司也開始興起。黨員電商翁文萍在創立自己的合作社後,並沒有局限於在線上做大自己的柑橘品牌。她利用自身資源優勢,做起了第三方電商服務平台。對於想做電商又苦於沒有技術的傳統橘農,她不但可以提供平台,還可以提供維護服務,為湧泉的廣大電商提供更全面、更精准的推廣服務。與此同時,當地黨委、政府及相關部門也積極通過“強基惠民村村幫”等項目,為農村電商提供服務,如臨海市統計局與該鎮外嶴村結對,幫助該村成立電商服務站,為該村的電商發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制約瓶頸:
在湧泉采訪的過程中,記者接觸了很多試水網上經營的“新橘農”。問到他們什麼是如今發展面臨的困難,他們不約而同地回答:“價格。”
記者了解到,現在不少橘農自產自銷,家中的親友幫助銷售橘子,但是刨除成本後,利潤沒幾元錢,雖說橘子賣得好,橘農收入卻不見提升。究其原因,低價銷售占了大頭。
以地域為中心,將本地農民團結起來,大家擰成一股繩,一致對外,這樣才能在全國甚至全球市場上搶占自己的一席之地。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大家都上網一家開個網店或是移動微店,敵人還沒遇到,自己人就先打起來了。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最後誰也做不大,而且最後陷入價格戰。
另外困擾他們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品牌被冒用的情況比較嚴重。現在別的地方冒用湧泉蜜橘的商標品牌,在網絡上銷售,並且把價格壓低,那真正的湧泉蜜橘肯定會受到較大影響。所以湧泉鎮的電商們要團結起來後,用統一的品牌打市場,用統一的標准來做產品。只有這樣,才能復制擴大,做大做強。


小芝鎮:
“線上+線下”
模式紅紅火火

這幾天,小芝鎮農副產品交易中心的負責人林海鷗挺忙碌的,來自溫嶺的一幫游客在他的線下體驗中心購買了許多農副產品,又拿了他的名片,記下了他的網店地址,他們說:“吃得好我們回去就上網來買你們的產品。”
記者在這個面積350多平方米的農副產品交易中心看到,這裡產品琳琅滿目,其中小芝本地產的就有100多個品種,飄香四溢的番薯燒、根根勁道的番薯粉絲、細白綿長的米面、噴香可口的鴕鳥肉……還有農家自產的土雞蛋、土鴨蛋、黑豆、黃豆等等農副產品,以及小芝非常有名的草編帽子、木雕、布鞋等等,應有盡有。
林海鷗告訴記者,這裡也是他網店的線下體驗中心,依托“線上經銷+線下體驗”的模式,更多地把小芝的農副產品賣出去,讓老百姓賺到更多的錢。
當初想到辦這個線下體驗中心,林海鷗還是費了一番心思的。他覺得,小芝特色效益農業逐步發展,建有省級農業特色精品園3家、台州市級優質農產品基地1個、現代名優農產品運營基地2個、中藥材和優質果園等基地7個,臨海市農業龍頭企業2家。柑橘、花卉苗木、茶葉、細米面、大棚西瓜、獼猴桃、大紫王葡萄、楊梅、金銀花等高效農業已經逐步形成產業化。但是由於缺乏資源整合的平台和品牌化意識,小芝的特色農產品往往淪為他人的嫁衣。如何進一步開拓市場,成了制約當地農業發展的一大瓶頸。“現在淘寶、京東等平台上的農副產品賣得特別好,為什麼我不能把小芝的農產品在網上賣呢?”
林海鷗想到,現在小芝鎮的旅游產業發展得特別紅火,來小芝休閑度假的游客也絡繹不絕,如果辦一個線下體驗中心,讓游客在這裡看到實實在在的產品,如果體驗得好,他們肯定會想要繼續購買,這樣,網上的店鋪就應運而生了。目前,林海鷗的淘寶企業店鋪和京東店鋪都相繼開張,來購買的很多都是線下體驗過的“回頭客”。
其實,在小芝鎮,用網絡把產品賣出去的,不僅僅是農副產品,還有小芝的“主打項目”——民宿。
“新農人”周禮超扎根在嶴胡村已經有6年,在這6年裡,他不僅把獼猴桃產業做得紅紅火火,還搞起了民宿。沿著鄉間小路前行,山路兩旁是剛剛結果的獼猴桃,順著矮坡一蹬,來到樹下,順手摘一個果子,清甜的味道趕走了“秋老虎”的燥熱。拐過一個彎道,前面豁然開朗,幾幢小木屋臨山而建,附近溪水潺潺,好一派田園風光。周禮超說,目前這裡有5套小木屋經營著民宿業務,每套房子都有2至3個房間,適合全家或幾個家庭一起度假。目前小木屋的營銷方式主要是靠微信。
“我在微信朋友圈上放上小木屋的圖片,就有絡繹不絕的人來預定,這個‘市一’黃金周已經預定一空了。我發現通過網絡的營銷模式推廣民宿產業是未來發展的道路,今後我准備不僅僅局限在自己的朋友圈,還打算推廣給有影響力的公眾號和公眾平台,在上面開放預定。”周禮超說。
看到民宿搭上了電商的快車道,傳統的民宿村落中嶴村也悄然開始發生變化。首先坐不住的就是村黨支部書記蔡招月,他告訴記者,村裡現在在經營民宿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紀的人,他們不懂網絡,搞不了網絡營銷,這不,這次小芝鎮電商協會成立後開班授課,村裡就去了5個人學習。“我讓他們都去學習新的技術來,我們的民宿需要更多的宣傳渠道和推廣渠道,如果真的能通過電商把我們民宿‘賣’出去,今後我們村發展民宿的勁頭會更足的。”蔡招月說。
難怪小芝鎮黨委書記沈速對“線上+線下”的農村電子商務新模式也贊不絕口。他說,“興民宿、旺電商,百萬農民創新業”是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富民戰略,小芝鎮積極響應號召,自去年以來,相繼創辦中嶴特色民宿和勝坑高端民宿,“興民宿”的階段性目標順利實現。今年以來,小芝鎮緊緊抓住“旺電商”機遇,於5月召開了電商大會,成立了電商協會,舉行了首屆電商論壇,開啟了小芝電商破冰之旅,標志著小芝電商已由謀劃階段轉入到實戰階段,必將極大地推進小芝電商的發展。
制約瓶頸:
雖說有想法的人已經開始往“電商”方面轉型,但從小芝鎮來看,許多傳統產業在“互聯網+”轉型時還很缺乏互聯網思維和長遠的發展規劃。
總體來看,我市從政府到民間對發展電子商務的認識還不夠到位,發展電子商務的氛圍不夠濃,積極性未得到充分調動,多數傳統產業對電商發展前景持謹慎態度,生產型企業還是熱衷於傳統的銷售模式,傳統制造業電商普及率不高。
記者發現,絕大多數的涉農網站基本處於信息發布和產品介紹階段,農產品的銷售渠道還不通暢,農產品電商存在“低、小、散”等問題。近幾年我市以合作社為代表的農村電商迅速發展,農副產品銷售迅速增長,但我市農業主導產業及特色產業等大部分缺少相應網絡銷售標准,難以掌握網絡銷售的主動權、市場准入門檻的設置權和售後服務衡量的話語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