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農村電商最後一公裡的渠縣探索
來源:四川日報 更新時間:2016-04-19


本報制圖/盧浩

鄉村物流成本高,快遞不願去怎麼辦?
    電商下鄉,物流是最大挑戰之一。四川貧困地區山高路遠、居住分散,物流成本高,配送時效低。如何對症下藥,精准施策?省商務廳透露,我省將在今明兩年,共安排8400萬元省級電子商務產業扶貧資金,重點支持貧困地區物流配送體系建設等。打通最後一公裡,將物流體系延伸到最邊遠鄉村,還得靠各地針對性地創新探索。近日,記者走進達州市渠縣,了解當地是如何解決這個難題的。
調查
    過去,一件女裝從北京快遞到渠縣,一般是4-5天;再從縣城到村一級,要3-4天。如今,從縣城到鄉村的配送時間已縮短了一半,最快半天就能抵達。
    四川農村配送成本要比城裡高5倍以上,快遞企業一般只送到鄉鎮一級,不願再向下派送。渠縣探索“貨運超市”,解決了這個難題。
□本報記者 曾小清
激活存量
重點農家店升級為鄉鎮一級電商服務站,並向社會分享其物流配送資源
“我們在糖酒會上簽下了100多家廠家。”四川省紅盤凱歌超市連鎖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凱說,對方看中的,是凱歌在達州的65個鄉鎮超市網店,農村每年戶均消費4-5萬元,市場空間巨大。
    近年來,省商務廳積極構建全省農村現代流通體系,超5.3萬個農家店覆蓋了全省每一個村。凱歌超市自建的物流體系可輻射達州方圓百公裡的鄉鎮,從縣到鄉鎮只需2小時以內。
    2014年入圍國家級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範縣,渠縣通過招投標,引入第三方運營平台並成立電子商務服務中心,負責規劃、統籌。中心成立後,第一件事就是建電商物流集配中心,“把全縣物流資源整合起來。”渠縣電商服務中心副主任李博說,可激活農家店的存量資源,打通萬村千鄉的物流配送通道。
    農家店也希望轉型。電商巨頭們進軍農村,無疑加速了市場覺醒和商業模式更迭。農家店此前的市場“城池”也已不再牢固。“農村市場消費出現了分流。”一家農家店運營企業負責人說,以前實體店在農村“包打天下”,但現在到實體店買東西的以老年人為主,30歲及以下的年輕人更喜歡網購。
    凱歌紅盤商城網去年5月上線,由過去的單一線下門店經營,升級為線上線下融合發展。張凱說,傳統賣場幾十平方米到數百平方米不等,門店只容得下幾千種單品。網上卻沒有空間限制,“我們發展了十萬種商品,在食品、百貨等基礎上,又延展了家電、家具、農資、鞋帽等品類。”
    傳統商業“上”行並非一朝之功。“我們來給企業做電商培訓。”李博說,條件是,重點農家店的門店要升級為鄉鎮一級電商服務站,並向社會分享其物流配送資源。
    企業也樂意。過去,凱歌每天要向鄉鎮發兩趟車,空置率高達30%。如今,凱歌的物流業務中已有1成來自第三方企業的分包。
    今年一季度,凱歌銷量和經營利潤均較去年同期提升了2成。按營業額和勞動支出比率算,人力成本還下降了5%。
做大增量
單向物流變雙向物流,整合涉農企業資源,成本降5成
    從縣城到周邊鄉鎮,油費、司機補貼,再加上車輛磨損,成本不下300元。按10元的平均收件價格,快遞公司每趟攢夠30件以上,才願往鄉鎮跑。但農戶居住分散,包裹量少,攢夠幾十件往往要等上2-3天。
    李博說,“唯有建一個‘貨運超市’,將物流資源整合起來,統一管理和調配。”去年5月,2600平方米的縣級電商物流集配中心建成,12家快遞物流整體入駐。
    開了幾次協調會。因為市場占有不均,此前有5成單子被一家企業掌握。第一次協調會無疾而終。第二次協調,大家開誠布公,分享行業信息。“集配中心實際上起到了一個統籌協調、物流信息撮合的作用。”李博表示,行業內部自行商量,把每天的包裹交給一家公司集中向下派件,派件費用在電商中心的市場指導價基礎上收取。規模效應,使物流配送成本整體降了5成。
    入駐中心的物流快遞企業,政府對其新購物流車輛給予3成補貼;物流企業每天把物流第一手信息彙總到集配中心,中心根據物流流向判斷鄉鎮的電商發展潛力,並開展針對性培訓,“對快遞行業起到了市場‘蓄水’作用。”另一方面,集配中心與本土大型農業龍頭及合作社直接對接,掌握了當地農產品供需信息,物流車輛下鄉後還可將農產品拉進城,車輛返空率大大降低。
    以一個快件收件價10元計,收件方可得30%,扣除中間成本,派件方可得1元-1.5元利潤,派件員可提8角-9角。
    快遞企業做農產品業務時不用再建凍庫,而是租用當地涉農企業原有的設施,這些設施除了夏季,大部分時間閑置。涉農企業也收到了“額外”的租賃費。
    如今,全縣物流運輸車保有量已超40輛,比集配中心建前多了一半以上。鄉鎮物流覆蓋率從此前的30%躍升為100%。
向下延伸
建“縣-鎮-村”三級流通體系,村服務站集多種功能於一體“謝姐,我沒空,你回家時順便幫我帶下快遞下來嘛。”4月17日,渠縣李渡鄉九嶺村電商服務站站長謝明琴接到了同鄉電話。
    按省商務廳的部署,全省要建“縣-鄉-村”三級農村物流雙向流通體系。作為打通最後一公裡的重要節點,渠縣一共在100多個大型行政村建有電商服務站。
    謝明琴負責的服務站,處於鄉鎮中心地帶,可幫助周邊3-4個村代收貨、代發貨、代網購,每次收取2元代理費,“經服務站流轉的貨物資金每月超過了1萬元。”謝明琴每月也因此增加了800元收入。“此前,老百姓要坐車到縣城取快遞,來回就是4元。”在服務站取件,省事又節約車費。
    這樣的服務站,也有信息和貨物中轉功能。“合作社將土特產集中放到服務站。”謝明琴說,她負責給縣電商中心打電話,隨後就會有企業下來拉貨。“我們還將繼續建村級服務站,每一個服務站財政給予40%-50%的補貼,今年6月要建成150個,其中有130個服務站分布在貧困村。”李博說,屆時,鄉村物流覆蓋率將從現在的90%變成100%。
    省商務廳相關負責人認為,打通農村電商雙向流通鏈條的深層次意義在於,有效推動農產品上行,貧困戶通過電商賦能,最終實現脫貧致富。
記者觀察
農業嫁接電商基因
□郭靜雯 本報記者 曾小清
    北京國聯視訊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上綜合排名前60。去年5月,南   北京國聯視訊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上綜合排名前60。去年5月,南充人、國聯股份副總裁何治平回川,與省商務廳深入接觸後,向董事會提交了一份建議:在川做電商扶貧。
    國聯股份迅速投入1800萬元,在巴中、甘孜、涼山建“蜀品天下”公司,總部及電商運營板塊則落於成都高新區,何治平任董事長。所銷售農產品統一冠以“蜀品天下”品牌。去年實現上線下銷量達570萬元,預計今年可達3000萬元。
    何治平說,已與17個貧困村結對子,依托當地公司挨家挨戶摸底,錄入每一戶貧困戶的生活和生產信息;招募志願者,一對一幫助貧困戶。
    企業做扶貧,除了社會效益,也有市場效益考慮。今年1月,“蜀品天下”承接了涼山電子商務扶貧大數據建設項目、傳統企業電商化工程。農產品電商的毛利也達20%左右。總經理潘勇說,曾將巴中特色土雞掛在一個名為“吃貨群”的微信群中,20只售價168元的土雞2小時內就被搶購一空。
    但一家互聯網企業跨界做農產品,不僅是網銷那麼簡單,而是建基於農業信息化平台的可追溯安全農業項目。“嫁接互聯網基因,顛覆傳統農業的生產及商業模式。”作為國聯股份的構架師,潘勇對跨界有自己的理解。
    潘勇稱,他們將介入農業生產全程可追溯系統,再綜合運用物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等技術,收集種植過程中種植參數,得出接近理想狀態的智能分析報表並指導農業生產。何治平說,企業在助推傳統農業轉型升級過程中可形成獨特話語權。
    其思路,與“柳桃”何其相似。但出身和背景卻大不相同——“柳桃”以聯想接了涼山電子商務扶貧大數據建設項目、傳統企業電商化工程。農產品電商的毛利也達20%左右。總經理潘勇說,曾將巴中特色土雞掛在一個名為“吃貨群”的微信群中,20只售價168元的土雞2小時內就被搶購一空。
    但一家互聯網企業跨界做農產品,不僅是網銷那麼簡單,而是建基於農業信息化平台的可追溯安全農業項目。“嫁接互聯網基因,顛覆傳統農業的生產及商業模式。”作為國聯股份的構架師,潘勇對跨界有自己的理解。
    潘勇稱,他們將介入農業生產全程可追溯系統,再綜合運用物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等技術,收集種植過程中種植參數,得出接近理想狀態的智能分析報表並指導農業生產。何治平說,企業在助推傳統農業轉型升級過程中可形成獨特話語權。
    其思路,與“柳桃”何其相似。但出身和背景卻大不相同——“柳桃”以聯想“教父”柳傳志之名開展全球營銷。半路出家做農業的 “蜀品天下”,雖可憑借母公司的渠道融到可觀的資本,但如何控制產品質量、產品如何打動消費者,如何抵御農產品市場風險等,依然是擺在面前最大的考驗。
    “互聯網強調聚合能力。”何治平說。他們所經營的產品均為當地區域性品牌,產品由當地龍頭合作社提供,質量有當地政府背書;流程上,由落地公司整合第三方資源,進而打通冷鏈物流、品控、品種選擇等全產業鏈;組織構架上,高薪聘請農業領域專家任高管,重金組建電商團隊,“網店的店小二月薪都是8000元。”以電商扶貧為切入,通過與農戶開展訂單合作,實現產品 “全程追溯+互動體驗”,成功破解了農特產品上網的精准、質量、標准、信任、體驗等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