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學山 互聯網+時代電子政務發展趨勢和最佳實踐
來源:中國信息化百人會  更新時間:2015-12-09

作者:中國信息化百人會學術委員會主席、工業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長楊學山,在2015(第十屆)AG环亚集团 政務論壇上表示,“互聯網+”時代電子政務的發展趨勢將是:技術體系架構需向雲計算轉變,建設重點需從流程信息化向政府治理能力提升轉變,政府信息資源開發利用需要從公開、共享、市場、安全四個方面整體推動。

楊學山認為,在”互聯網+”時代,需要從政府履行職責和全面深化改革措施協調起來,找到電子政務的發展方向。為了實現最佳實踐的目標,需要有發展戰略,要有發展規劃,要有建設計劃,要有實踐標杆,要有復合型人才,要有集中統一的制度保障。

以下內容根據楊學山演講摘要編輯:

一、“互聯網+”時代電子政務發展趨勢

第一、技術體系架構需向雲計算轉變

首先,雲計算將是未來電子政務技術體系架構的重要方向。互聯網對電子政務發展的技術體系架構產生了重大影響,電子政務技術體系架構在開始建設的時候,是沒有互聯網這個因素的,互聯網的發展使得計算模式發生重要改變,雲計算資源利用率高,成本節約,模式改變集中體現就是雲計算。

其次,模式的轉變對於不同部門、不同地區、不同事物是多樣性、分階段的。向雲計算轉變,方向毫無疑問,但在實際建設中,需要從長期經濟發展和業務發展角度統籌考慮,需要從五年十年的角度,考慮哪個方式經濟上是最合算的,哪個方式業務是最可以持續的,而不是單單追求理想中的最佳模式。

再次,傳感技術、軟件技術和內容技術將發揮重要作用。政府履行職責,不管是公共服務,還是社會管理,都需要掌握更多的數據信息,傳感技術為政府掌握更多信息,支撐履行職責創造了條件。社會公眾對信息技術的利用能力在大幅提升,政府提供公共服務和加強社會管理,都需要對既有軟件系統重新思考。互聯網帶來了海量數據,需要內容技術對海量數據進行管理和利用。既有的信息管理的技術和系統需要適應這個變化,需通過新技術來變革。

第二、建設重點需從流程信息化向政府治理能力提升轉變

電子政務建設的核心是“政務”。電子政務要全面支撐政務部門履行職責,滿足公共服務、社會管理、市場監管和宏觀調控各項需求。目前,中央政府正在深入推進簡政放權改革的實施,簡政放權目的是什麼?第一、著力提升政府效能,提高政府行政效率與公共服務水平。第二,加強和改進市場監管,增強政府服務和監管的有效性,簡政放權行政權力下放不等於不管理不控制。從這個角度來看,電子政務支撐政府履職需要從原來的流程出發轉變向政務本質出發。

第三、政府信息資源開發利用需要從四個方面整體推動

互聯網的快速發展,數據信息的數量在急劇增長,做好信息資源管理變得尤為重要。在“互聯網+”時代,對於政府數據信息來講,四個基本原則依然不能改變,第一是公開,第二是共享,第三是市場,第四是安全。不管概念如何變化,政府信息資源開發利用也好,大數據也好, “互聯網+”也好,這四點依然是基本原則,公開、共享、市場、安全四個原則缺一不可,如果只偏重一個方向,發展中必定會出現問題。

二,”互聯網+”時代的電子政務的最佳實踐

AG环亚集团 政務發展已經有三十多年的歷程,發展歷程中,取得了很多成績,由於歷史條件,技術條件等各方面制約,AG环亚集团 政務建設也走了一些彎路。在新的環境和條件下,AG环亚集团 政務的未來,最佳實踐變得更加重要。最佳實踐首先要有方向,沒有方向最佳實踐無從談起,需要認真梳理,尤其是在”互聯網+”時代,需要從政府履行職責和全面深化改革措施協調起來,找到電子政務的發展方向。為了實現最佳實踐的目標,需要重點考慮以下幾個問題:

第一,要有發展戰略。確定電子政務的發展目標、原則和方向。

第二,要有發展規劃。要把重大任務予以明確,找出實現目標的困難和解決的措施。

第三,要有建設計劃。不僅要有年度計劃和項目計劃,還要建立一套評價和實施的指標體系,來規劃和監督計劃的實施。

第四,要有實踐標杆。發展方向是抽像的,如何實現是關鍵,從國際到國內,電子政務建設有很多成功案例,需要將這些成功案例做好總結,從具體的行動決策和技術架構總結為有普遍規律性、理論性、操作性的實踐參考。

第五,要有復合型人才。電子政務的持續發展需要高端的復合型人才,人才的積累需要一個可持續發展過程,未來要以CIO制度為基礎,推動人才的可持續發展。

第六、要有集中統一的制度保障。集中統一是電子政務發展的基本原則,在實際實施的過程中,貫徹落實是難題,電子政務發展較好的地區和部門,很重要的就是做到了集中統一,所以集中統一的制度保障十分重要。

從技術的角度看,要以CIO制度為基礎。從管理的角度看,要以建設資金的統一管理和分配為核心,過去電子政務建設是工程項目投資的模式,這個模式在發展初期發揮了重要作用,在電子政務發展到更高階段的時候,已不適合電子政務發展的需要和規律。未來,電子政務投資要從項目為基礎的投資模式轉向以預算為基礎的投資模式。要通過預算來定項目,而不是通過項目定預算,這個模式不轉變,最佳實踐就缺乏可持續資金保障。

“互聯網+”時代,電子政務發展已經產生重大變化,電子政務建設必須圍繞著黨中央提出的重大決策部署的方向和目標,電子政務有其特殊的內涵,需要用電子政務內在的規律去解決,而不是依靠籠統的概念去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