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力推大數據 政府服務再升級
來源:河北日報 更新時間:2015-07-07
  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關於運用大數據加強對市場主體服務和監管的若干意見》,國家級大數據戰略浮出水面。
  隨著全社會信息量爆炸式增長,數量巨大、來源分散、格式多樣的大數據對政府服務和監管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戰,也帶來了新的機遇。在全社會信息量爆炸式增長的背景下,政府部門到了擁抱大數據的時候。
  國家對大數據運用作出安排,被認為有助於建立一套以信用為核心的新型市場服務和監管機制,以及推進簡政放權和政府職能轉變,提高政府治理能力。大數據戰略引領,中國的政府服務將再次升級。
  1
  6月1日,“信用中國”網站正式上線運行。記者獲悉,截至7月6日15時,網站已收錄超過113萬條信用記錄,其中法人記錄約占1/4,余下則為自然人的。
  這不是一個普通的網站,網站由發展改革委、中國人民銀行指導,國家信息中心主辦。網站的自我介紹中寫道,這裡“是政府褒揚誠信、懲戒失信的窗口”。
  在專家的觀察中,該網站開啟了一扇大門,走進這扇門,今後各級政府服務必然會發生革命性的變化。而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的《關於運用大數據加強對市場主體服務和監管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無疑是推動政府服務革命性變化的路線圖。
  記者細細研讀6700多字的《意見》發現,文中64次提到“信用”二字,而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我省相關部門多位專家表示,這說明運用大數據加強對市場主體服務和監管,首要的是構建以信用為核心的新型市場服務和監管機制。
  建設“信用中國”網站,就是系列舉措中的一步,它承擔著“歸集整合各地區、各部門掌握的應向社會公開的信用信息”的使命。《意見》明確,各級政府及其部門網站要與“信用中國”網站連接,並將本單位政務公開信息和相關市場主體違法違規信息在該網站公開,最終實現信用信息一站式查詢,方便社會了解市場主體信用狀況。
  作為另一項重要的基礎工作,發展改革委等部門正在“加快建立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按照要求,這一制度將在年底前出台並實施。
  發展改革委副主任連維良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就是為每一個法人或其他組織,發放一個唯一且終身不變的“身份證號”。該號碼共18位,與個人身份證號位數一致,有利於將來各種信息在法人和自然人之間按照同樣機制進行管理。
  據了解,長期以來,各個部門為了管理需要,分別建了一些代碼制度,比如組織機構代碼、工商注冊號、納稅人登記證號等,增加了企業負擔,造成了使用的麻煩,制約了信息共享。統一信用代碼就是要解決“多頭賦碼”、“多碼並存”的狀況。
  據悉,在工商部門注冊登記的法人,今年10月1日起就要實行新的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在其他部門登記的組織,年底也要全面實行。此前已登記的企業和社會組織原則上要在2017年年底前完成向新代碼過渡。
  當這些基礎工作完成後,那些失信的法人和自然人,可能要為自己曾經的失信行為付出代價,而講誠信者則會得到褒揚。《意見》提出,要建立健全信用承諾制度、守信激勵機制、失信聯合懲戒機制等。
  其中,在辦理行政許可等環節全面建立市場主體准入前信用承諾制度,今年將廣泛開展試點,要求市場主體以規範格式向社會作出公開承諾,違法失信經營後將自願接受約束和懲戒。
  未來,良好的信用狀況將成為一筆財富、一張通行證。《意見》要求,各級人民政府應將使用信用信息和信用報告嵌入行政管理和公共服務的各領域、各環節,作為必要條件或重要參考依據。
  其中,同等條件下,對誠實守信者實行優先辦理、簡化程序等“綠色通道”支持激勵政策;而在市場准入、行政審批、享受財政補貼和稅收優惠政策、政府采購、政府購買服務等幾十個方面,則要建立跨部門聯動響應和失信約束機制,對違法失信主體依法予以限制或禁入。
  作為更進一步的舉措,《意見》還明確,要建立產品信息溯源制度,加快實施經營異常名錄制度和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制度。
  加大信息公開數據開放,推進簡政放權和職能轉變
  2
  有村干部為了“討好”一位副部級官員,一直給他父親發放低保——在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上談到這件事時,李克強總理拍了桌子,“難道一個副部長級干部沒錢供養自己的老子?……一定要把信息披露制度嚴格建立起來,防止暗箱操作,讓老百姓監督。”
  當這樣的表態落地,政府信息公開和數據開放成為國家力挺大數據的另一個抓手。
  《意見》強調,進一步加大政府信息公開和數據開放力度。除法律法規另有規定外,應將行政許可、行政處罰等信息上網公開,提高行政管理透明度和政府公信力。《意見》還為此設定了時限:自作出行政決定之日起7個工作日內。
  《意見》還致力於積極推進政府內部信息交換共享,要求打破信息的地區封鎖和部門分割,著力推動信息共享和整合。各地區、各部門已建、在建信息系統要實現互聯互通和信息交換共享。
  這種共享,意味著既要建立信用信息共享交換平台,整合金融、工商登記、稅收繳納、社保繳費、交通違法、安全生產、質量監管、統計調查等領域信用信息,實現各地區、各部門信用信息共建共享,也要建立行政執法與司法、金融等信息共享平台。
  《意見》用三個“凡不(未)”來進一步作出要求:除法律法規明確規定外,對申請立項新建的部門信息系統,凡未明確部門間信息共享需求的,一概不予審批;對在建的部門信息系統,凡不能與其他部門互聯共享信息的,一概不得通過驗收;凡不支持地方信息共享平台建設、不向地方信息共享平台提供信息的部門信息系統,一概不予審批或驗收。
  加大政府信息公開和數據開放的背後,伴隨著政府職能的深度轉變:以信用為核心的市場監管機制,與過去的監管機制最主要的不同之處是,過去更多是以事前審批為主,現在更多強調事中事後的監管。
  加強事中事後監管,《意見》提出,要推動彙總整合並及時向社會公開有關市場監管數據、法定檢驗監測數據、違法失信數據、投訴舉報數據和企業依法依規應公開的數據。
  《意見》還強調,要提高政府數據開放意識,有序開放政府數據,方便全社會開發利用。在此基礎上,推動形成全社會共同參與監管的環境和機制。
  具體而言,也即通過政府信息公開和數據開放、社會信息資源開放共享,提高市場主體生產經營活動的透明度,為新聞媒體、行業組織、利益相關主體和消費者共同參與對市場主體的監督創造條件。引導有關方面對違法失信者進行市場性、行業性、社會性約束和懲戒,形成全社會廣泛參與的監管格局。
  提高運用大數據能力,增強服務和施政有效性
  3
  7月1日,湖北工商大數據分析系統正式上線運行,這是全國首個運用大數據手段對一省份工商領域的海量數據進行挖掘和利用的系統。
  據介紹,這一系統有助於精確定位消費痛點,“靶向”監管打擊違規企業,還有助於全面了解市場主體構成情況,發現企業退市規律,科學培育市場主體。
  按照《意見》的指引,今後,類似這樣的系統還將進一步擴展至更多領域、更大範圍。因為,國務院明確提出,要提高政府運用大數據的能力。
  要提高政府運用大數據的能力,加強電子政務建設被放到顯著位置。有關數據顯示,在設區市這個層面,我國的電子政務網絡目前的覆蓋率已經達到94%;在縣一級,目前的覆蓋率達到了83%。
  在此基礎上,實現電子政務的互聯互通,是下一步的努力方向。
  據悉,國家層面,按照國務院的要求,在信用體系建設部際聯席會議的框架下,建立了信用信息共享交換機制。該機制幾乎每個月都有一次例會,推動信用信息實現共享。地方層面的相關機制,不久也將啟動。
  與此同時,國家政務信息化工程建設也在加速,該工程將統籌建立人口、法人單位、自然資源和空間地理、宏觀經濟等國家信息資源庫,加快建設完善國家重要信息系統,提高政務信息化水平。
  打造好平台的下一步,是加強和規範政府數據采集及信息管理。按照要求,政府將建立起大數據采集制度,以及政府信息資源管理制度,建立政府信息資源管理體系,建立健全政府信息化建設和政府信息資源管理標准體系。
  大數據還將被用來評估政府服務績效。按這一思路,未來可能會委托第三方機構,對政府面向市場主體開展公共服務的績效進行綜合評估,或者對具體服務政策和措施進行專項評估,根據評估結果及時調整和優化,提高各級政府及其部門施政和服務的有效性。
  國務院很鮮見地把商會這一民間組織寫入了《意見》——支持銀行、證券、信托、融資租賃、擔保、保險等專業服務機構和行業協會、商會運用大數據更加便捷高效地為企業提供服務,支持企業發展。其目的在於引導專業機構和行業組織運用大數據完善服務。
  一位專家評價說,大數據戰略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表現。
  另有人士預判,雖然本次出台的指導意見集中指向市場主體,但是隨著政府運用大數據能力和治理能力的提升,相應舉措必然會覆蓋公民個人。(本報記者 董立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