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國際貿易法律框架爭取話語權
來源:法制日報 更新時間:2015-01-04

 
  □本報記者李想

  聖誕節的海淘熱潮尚未平息,“海淘族”便已摩拳擦掌准備迎接元旦打折促銷。在不久前美國“黑色星期五”購物季中,中國消費者通過支付寶的跨境消費額同比增長兩倍,中國用戶網絡采購訂單量再次奪人眼球。而國內接踵而來的“雙十一”和“雙十二”購物節中,我國各大電商也紛紛打起國際牌,將海淘作為集中發力點,開拓了外貿領域新藍海。

  在海淘成為外貿新增長點的同時,跨境電子商務的國內法律制度相對滯後,國際法律政策環境也使跨境電商的發展面臨阻礙。專家建議,我國應把握好電子商務立法的機遇完善國內法律制度,同時積極加入有關國際貿易法律框架,爭取在相關國際立法中的話語權與主導權。

  海淘大軍跨境維權有風險

  隨著電子商務的興起,我國跨境消費總額近年來持續增長。今年6月舉行的中歐消費者保護研討會議披露,我國2013年跨境電子商務交易規模突破3.1萬億元;根據估算,2014年有望達到4萬億元,到2016年增長至6.5萬億元,年均增速接近30%。

  目前我國跨境消費的主要方式是通過電商平台,俗稱海淘。商務部數據顯示,中國大陸“海淘族”已達1800萬人,中國消費者在海外網站上的消費額達330億美元。到2018年,中國人海淘的年消費額有望達到1萬億元人民幣。

  在跨境電商迅猛崛起的同時,消費者在海淘過程中權益受侵害的事件屢見報端,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我國消費者通過電子商務平台在國外購買商品或者服務時,往往並不了解對方所在國家消費者權利保護法律,因而面臨突出的法律風險。”北京師範大學互聯網政策與法律研究中心主任薛虹教授說。

  薛虹指出,消費者權利由相應國家的法律來界定、保護,並不存在全球性的消費者權利。我國消費者一旦遇到售後服務義務、退換貨、糾紛處理等問題,僅根據商品、服務提供者的格式合同,很可能難以維護與主張自身權利。而消費者對於商品、服務提供者所在國的消費者權利保護法律不了解,缺乏利用國外消費者權利保護法律保護自己的能力與渠道。

  薛虹表示,我國消費者最需要兩方面的協助與支持。一方面,電子商務跨境平台企業應切實承擔相應的擔保責任、甚至連帶責任,讓我國消費者利益獲得國內的保障。但是目前許多電子商務平台企業在格式條款中排除了自身的擔保責任,讓國內消費者求告無門。

  另一方面,我國消費者有權依據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向國外商品、服務提供者主張自身權利。“目前歐盟及其他一些國家或地區允許在跨境交易中適用消費者所在國法律,以保護消費者的利益。如果我國消費者能獲得更有力的法律服務支持,也可以在我國法院適用我國法律追究國外商品、服務提供者的責任,但是我國法院裁決仍舊面臨在國外執行難的困境。”薛虹說。

  跨境電商游走政策灰色地帶

  目前,我國跨境電子商務的政府監管主要集中在海關、檢疫、外彙、關稅四個方面,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就與突破。上海自由貿易區、電子口岸等試點也為政府監管的制度創新積累了經驗。但是薛虹指出,目前政府監管還存在行政效率較低、成本過高、多頭管理、重復申報等問題,不利於促進我國跨境電子商務中消費者貿易以及大宗國際貿易。

  “跨境電商最關鍵的問題是政府監管。”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貿學院教授、國際商務研究中心主任王健表示,目前大多數跨境電商企業處在政策的灰色地帶。比如進出口貨物需要通關,繁瑣的手續及高昂費用支出成為消費者和網上賣家嚴重的經濟負擔。由此,賣家和買家通常會打政策的“擦邊球”,選擇能夠化簡手續、節省支出的灰色手段。

  “我國在外貿監管方面要建立新的監管模式,特別要盡快實現單一窗口化服務。”王健介紹,2014年5月海關總署出台了《關於支持外貿穩定增長的若干意見》,其中特別提到要建立單一窗口。這實際上是在2013年WTO上貿易談判的成果。中國政府要承諾在2017年之前,全面建立單一窗口。

  “這樣的話,中小企業在參與貿易的時候,無需耗費過多精力向海關、商檢、外彙等政府機構分別提交紙面上的單據,而是把它電子化到計算機界面,一次性提交一套數據,由網絡的增值服務實現企業與政府各個部門的銜接,以此傳輸這些數據。”王健解釋道。

  薛虹認為,我國政府的單一窗口應與外國對應機構對接,根據有關國際協議,完成貿易數據的銜接與共享,從而讓政府監管真正實現無紙化,實現電子政務與電子商務的真正融合。

  完善立法助力跨境電子商務

  自2012年以來,商務部、海關總署、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分別發布了有關跨境電子商務的部門規章,從不同方面規範跨境電子商務的經營活動。例如,《關於利用電子商務平台開展對外貿易的若干意見》、《關於跨境貿易電子商務進出境貨物、物品有關監管事宜的公告》、《關於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出口稅收政策的通知》。

  “這些部門規章法律層級較低,缺乏系統性與協調性。我國急需制定關於電子商務的基本法、上位法,以統轄規範相關的行政法規和部委規章。”薛虹說。

  2013年12月,全國人大財經委召開電子商務法起草組成立暨第一次全體會議,標志著我國電子商務法立法工作正式啟動。會議確定了電子商務立法的初步時間表。從起草組成立至2014年12月,進行專題調研和課題研究並完成研究報告,形成立法大綱。2015年1月至2016年6月,將開展並完成法律草案起草。

  “我國電子商務立法是促進跨境電子商務發展的難得契機,我國應借此機遇完善國內法律法規。”薛虹說,關於跨境電子商務的法律不應限於海關、檢疫、外彙、關稅等領域,電子商務數據的跨境流通、跨境消費者保護、跨境爭議解決等都需要相應的法律框架。

  “同時,我國應積極加入有關的國際貿易法律框架,爭取在有關國際立法中的話語權主導權。”薛虹介紹,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的《國際合同使用電子通訊公約》已經生效,並有俄羅斯、新加坡等主要經濟體加入。我國加入該公約不僅將保障我國跨境電子商務電子合同的有效性及可執行性,也將保障我國已經加入的《國際貨物買賣合同公約》、《紐約公約》在電子商務環境下的實施。

  此外,我國參與聯合國亞太經社理事會亞太地區無紙化貿易促進協議、主導亞太經合組織的亞太自由貿易協定等多邊貿易協議的談判,及與其他經濟體進行雙邊貿易協議的談判,都應當反映我國發展跨境電子商務的戰略目標與利益訴求。

  (原標題:加入國際貿易法律框架爭取話語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