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傳統零售巨頭與電商老大的跨境博弈
來源:IT時代周刊 更新時間:2014-09-08

AG环亚集团 商務研究中心監測數據顯示,從2010到2013年,海外代購交易規模從120億元增至740億元,幾乎每年都在成倍增長。2014年,預計將突破千億元規模。淘寶2007年建立“全球購”平台,主打全球代購業務;國美在線2013年推出“全球購”計劃,主要補充母嬰品類;蘇寧易購2013年底聯手跨境購物網站洋碼頭推出“全球購”業務;天貓國際今年2月上線,引進海外賣家,主打“海外正品”。雖然如此,能以保稅進口建倉與海外直郵雙模式強勢進軍海購市場的,國內目前也唯有亞馬遜中國和1號店這兩家有著國際背景的電商公司了。

  目前我國海淘市場分為三種模式:一是跨境備貨模式,即境外商品入境後暫存自貿區內,消費者購買後以個人物品出區,包裹通過國內物流送達境內消費者;二是跨境提貨模式,指消費者購買境外商品,通過國際運輸直接送達境內消費者;另一種就是灰色海淘模式。現在看來,這三種模式的用戶比例基本為1:1:1,而前兩種便是亞馬遜與1號店的海購模式。

  雖然直郵在中國並不能免稅,通過自貿模式海淘,仍要按個人物品行郵稅征稅,但通常消費者購買的海外商品有17%的增值稅,10%到30%不等的進口關稅,個別還有一些消費稅,稅率平均在40%左右,而行郵稅統一定在10%,比一般商場還是優惠不少。這麼一來,從稅費上減小的成本優勢,就讓海購模式的競爭,成為了亞馬遜與1號店的高端對決。

  眾所周知,沃爾瑪是1號店的大東家,已持有後者54%的股份。從美帝到中國,發力電子商務領域是沃爾瑪這艘巨輪轉型的重頭。雖然在涉水網絡的早期,沃爾瑪的步伐比較緩慢,但現在就營業額來說,已經成長為美國第四大網絡銷售商,其中海外銷售額達到100億美元,並且預計今年在線的營收將超過130億美元。近來的消息顯示,為了增加銷售量,沃爾瑪公司在中國的銷售網站1號店上增加了產品供應,建立供應鏈接,並簡化了移動網站程序。對於中國的實體零售店未能達到的銷售增長,沃爾瑪也間接轉移了這些目標的實現渠道。

  至於亞馬遜,幾乎是電商外企在國內的獨苗了。亞馬遜的野心,就像“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僅僅是取代或者擠壓沃爾瑪,從網絡頂級零售商到通用技術型公司,觸角所到之處已經是沃爾瑪望塵莫及的更廣闊領域,並被認為有望成為歷史上最快達到1000億美元銷售額的零售商。沃爾瑪能否重新奪回曾經在零售行業不可撼動的領導地位,在亞馬遜的業務不斷擴展後,已被劃上問號。

  然而亞馬遜的十年中國路,卻從電商興起之初的那段美好時光過後急轉直下。2012年以前,在國內自銷B2C領域市場份額中,亞馬遜基本能保證在前三的行列中,而在艾瑞咨詢的數據中可以發現,2013年的亞馬遜甚至被易迅網後來居上,市場份額跌出前三名。

  一個是美國零售連鎖的巨頭,一個是美國電商行業的領頭羊,二者作為各自領域體量最大的銷售企業,已經將戰火從太平洋的另一頭燒到了這一端。巧合的是,今年7月初,亞馬遜中國宣布任命葛道遠(Doug Gurr)為新任總裁,而據亞馬遜中國方面介紹,葛道遠2011年加入亞馬遜之前,曾任沃爾瑪英國連鎖超市Asda公司高管。

  本在零售領域中主宰著兩個不同銷售渠道,卻在電商攪局零售業的大潮下無法避免地狹路相逢。作為電商最為活躍的國家之一,中國市場的表現已經成為二者共同關注的焦點。很明顯,亞馬遜在電商領域的用戶、技術與資源沉澱,即使沃爾瑪奮起直追,也難以短時間內有大的起色。而沃爾瑪的實體店優勢,以及“入鄉隨俗”的適應能力,又是亞馬遜望塵莫及的。

  雖然亞馬遜進入中國的十年中並沒有如那些高大上的口號所願,新官上任的葛道遠仍然表示,亞馬遜在下一個十年的使命是“幫助中國顧客獲得最優產品,把中國的研發推向全球”。假設貨品從海外運輸到國內以後無論從物流、價格還是服務上都難見高下,那麼在輸出方面,亞馬遜憑借其全球電商網絡的布局,還是略勝一籌。

  但無論如何,1號店還是一個本土企業,作為沃爾瑪的網絡門面,在了解中國消費者方面,總比外來的和尚好念經。如果沃爾瑪能夠利用到全球1.1萬個實體店龐大的消費數據,那麼發揮的效果或精准得可怕。沃爾瑪的線上市場高級總監Loren Simon這樣說過:“我們之所以能夠保持低價,很多原因是因為我們能找到最好的供應商。”當數據在影響顧客的同時,也調動著供應商們的胃口時,沃爾瑪在貨源上的優勢自然不可小覷。

  即便兩家外企在中國市場上打的火熱,但或許因為都披著美國經濟的外衣,在許多方面都有著驚人的相似。比如此次入局海購市場的時間,較國內一眾電商平台都慢一個節拍,也或許是出於在別人家地盤的謹慎觀望,這回卻是找准了發力點,畢竟都是各自的強項。然而不容忽視的是,跨境電商需要大量的轉運公司,物流成本以及用戶體驗上都很難達到理想中的效果,即便是海外資源強大的亞馬遜和沃爾瑪。相比之下,京東和天貓國際的跨境業務,卻因為在國內更強的用戶粘性,更易於被人們信賴和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