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新政解析
來源:AG环亚集团 政務網 更新時間:2014-04-15

原標題: 張新紅:中國信息化值得期待—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新政解析   
         2014年2月27日注定要成為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這一天,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宣告成立。有人認為這是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繼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之後,中央在現有架構外新設立的第三個“超級機構”。因事關全局,又與每個人都息息相關,所以引起網絡熱議也在情理之中。絕大多數人都能從中讀出中央關於信息化發展的決心和戰略部署,也有少數人出現誤讀,更多的人則希望弄清楚可能對國家信息化未來發展帶來的影響。《電子政務》雜志約寫一篇解讀性文章,推之再三,勉力為之。從一個研究工作者的角度看,中央這一重大決策釋放的信號很明確,有其深刻的背景,未來中國信息化值得期待。

一、讀懂信號
今年是中國互聯網發展20年,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第一網民大國,中國在面對信息技術革命時做出的任何一項重大決策變化都會引起國內外格外關注。總體上看,外媒普遍認為這次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由中國最高領導人出任領導小組組長,國務院總理及主管意識形態工作的政治局常委擔任副組長,規格高、力度大、立意遠,可以兼顧到國防軍事、國務院系統及意識形態三個安全戰略規劃,更有力、更權威地統籌指導中國邁向網絡強國的發展戰略。國內輿論也普遍充滿期待,在隨後召開的人大政協兩會上,代表委員們盛贊“這個領導小組不一般”,體現了中國最高層全面深化改革、加強頂層設計的意志,顯示出保障網絡安全、維護國家利益、推動信息化發展的決心,更標志著中國正從網絡大國加速向網絡強國挺進。個人認為,至少應從中央這一重大決策中讀出四個明顯的信號。

信號之一:更強有力的領導。新組建的中央網絡安全與信息化領導小組層次之高前所未有,過去都是在國家層面上的,這次是在黨中央層面上的。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出任組長、副組長,第一次比較徹底地體現了信息化是“一把手工程”的內在要求。同時,新的領導小組也體現了黨政軍一體化融合推進的要求。無論從哪個角度看,總攬全局、統籌推進的規劃能力和協調能力都會大大提高。習近平在講話中強調,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要發揮集中統一領導作用,統籌協調各個領域的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重大問題,制定實施國家網絡安全和信息化發展戰略、宏觀規劃和重大政策。

信號之二:網絡安全倍受關注。安全與發展是信息化與生俱來的一對矛盾,也一直是理論上爭論不休、實踐中不容易處理好的焦點問題。“以安全保發展、以發展促安全”是應該長期堅持的基本方針,但不同時期如何把握好調整工作重心的時、度、效,確實需要審時度勢,需要大智慧。過去往往把信息安全放在信息化裡面去提,這次新的領導小組更加突出地強調網絡安全,從名稱上就可以看出來——不僅將網絡安全與信息化並列,而且將網絡安全排在了前面。這說明網絡安全在現階段的重要性,具有比較明顯的階段性問題導向特征,但如果說因此就會出現重安全輕發展傾向顯然是一種誤判。習近平講話中說的很明白:“網絡安全和信息化是一體之兩翼、驅動之雙輪,必須統一謀劃、統一部署、統一推進、統一實施。”在強調“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的同時,也強調了“沒有信息化就沒有現代化”。至於強調重視網上輿論工作,創新改進網上宣傳,那也是因為現在的網絡內容傳播上確實存在一些錯誤、混亂、有害甚至危險的東西,並對現實社會生活產生了不良影響,需要正視和重視,弘揚主旋律,激發正能量,堅守信義容法和——讓網絡空間清朗起來總是一件大好事。

信號之三:信息化認識提升。從上個世紀80年以來,我國信息化管理體制和管理機構發生過多次大的變化,這是適應信息技術不斷進步、信息化日益深化、經濟社會發展和國際競爭環境快速變化所進行的必要調整。在這個過程中,隨著環境和階段性任務變化,對信息化的戰略地位和作用的認識也在不斷深化,最終會體現在指導思想、信息化管理體制和管理機構的變化上。從指導思想上看,從積極應對新技術變革,到大力推進國民經濟信息化、大力推進國民經濟和社會信息化,到“信息化是覆蓋現代化建設全局的戰略舉措”,再到“信息化帶動工業化”、“兩化融合”,現在的提法是“沒有信息化就沒有現代化”。相應地,信息化管理機構也經歷了從電子振興領導小組、國民經濟信息化聯會議到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的變化,其辦事機構所屬部門及規格層次也都有相應的調整。現在新組建的中央網絡安全與信息化領導小組所以能有這麼高的規格和層次,也說明對信息化的認識又有了新的提高。除上面提到的一些新思想外,這次還提出了網絡強國、信息生產力、信息經濟、以信息化促進“兩個一百年”目標實現等一系列戰略性新思維。

信號之四:信息化戰略基本敲定。新的領導小組明確提出了今後一個時期信息化發展的戰略目標,即建設網絡強國,其具體目標描述就是:“網絡基礎設施基本普及、自主創新能力顯著增強、信息經濟全面發展、網絡安全保障有力。”重點工作內容也較為明確,比如:提升技術與產業支撐能力、信息資源開發利用、完善信息基礎設施、大力發展信息經濟、建設信息化人才隊伍、加強信息法制建設、確保網絡安全等。

二、理解背景
組建新的中央網絡安全與信息化領導小組,有其特殊的歷史和現實背景。具體而言,至少有四個大的背景變化需要加深理解。

背景之一:信息技術革命快速發展。近幾年來,信息技術革命及其創新應用日新月異,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3D打印、移動互聯網等風起雲湧,讓人眼花繚亂應接不暇。去年底信息社會50人論壇年會評出了2013年度中國信息社會發展十件大事,內容分別涉及互聯網金融、大數據、“棱鏡”事件、個人信息保護、寬帶中國、信息消費、微信、“雙11”、 “3Q大戰”、4G牌照等,從這些事件的名稱就可以看出,如果倒退五年,這些事情不可能發生,多數名詞甚至都沒有聽說過。被唱衰了若干年的摩爾定律仍在強勁地發揮作用,越來越多的人堅信信息革命不僅沒有結束,而且正在不斷孕育新的突破。財大氣粗、趾高氣揚的傳統企業,一不留神就被跨界經營者衝撞得六神無主、人仰馬翻。為什麼這幾年的變化會這麼快呢?除信息技術本身進步加快、應用環境日漸成熟外,全球性金融危機的爆發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為刺激經濟復蘇、搶占新的戰略制高點,世界各國都紛紛制定新的信息化發展戰略,加速推動了信息技術的研發和創新應用進程,信息技術革命對經濟社會軍事文化等各個領域的深化影響也逐漸地顯現出來。對於中國而言,面對快速變化而影響深遠的信息技術革命,當然不能老是停留在應對、適應上,應該有新的追求,在積極利用的同時爭取發揮引導甚至主導的作用。

背景之二:經濟與社會面臨轉型。中國正處在多重轉型的交彙期,發展階段要從中等收入國家向中高收入國家轉型,發展方式要從粗放向集約轉型,經濟型態要從產品經濟向信息經濟轉型,社會形態要從工業社會向信息社會轉型。中等收入陷阱、人口紅利消失、資源環境約束這三大困境既是必須轉型的原因,也是轉型期需要重點克服的困難。解決這些問題不能延用傳統的慣用辦法,需要跳出原有的思維尋找到新的出路,而信息技術革命恰恰提供了這樣的機遇。信息化不僅通過技術變革、帶動投資與消費進而成為新的經濟增長動力源,還在不斷提供新的增長點和新興產業,同時還是化解現有各類社會矛盾的一把利器。當然,每一種轉型都會經由生產力要素變化引發生產關系調整和利益重新分配,所以,每一種轉型都將是一個痛苦的過程,這麼多的轉型期陣痛疊加在一起當然是非常的痛苦。但是,承受這些痛苦是必須的,也是值得的。大家常說,轉型期是發展機遇期,也是矛盾凸顯期,機遇與挑戰並存。充分利用信息技術的創新效應促進增長、化解矛盾、獲取新的競爭優勢、實現跨越發展,是中國在轉型期面臨的最大機遇,而喪失機遇才是最大的風險所在。

背景之三:信息化深化發展。經過多年的建設與發展,中國信息化發展的基礎已經大不一樣,信息技術深化應用帶來的深刻影響日漸顯現,信息化過程中存在的諸多矛盾已到了非解決不可的時候了,原有的信息化管理體制已無法適應形勢發展需要。從電子政務領域看,信息化建設重點在經歷過基礎設施建設、辦公自動化、管理信息系統、業務系統建設、信息資源開發等不同階段後,現在已經到了應用為王的階段。也只有到這一階段,信息化的成效才能夠真正體現出來。每一項重要的應用都會牽涉到資源整合,要求部門間、業務系統間實現資源共享和業務協同。現實中,因條塊分割形成的信息孤島、信息煙囪現像仍大量存在,造成重復建設、資源浪費,更影響到成效發揮。這在過去自建自用階段還能將就,但到了重點面向公共管理和社會服務時就無法持續下去了。2008年大部制改革時,在“兩化融合”的指導思想下,信息化管理職能劃給了新成立的工信部。信息化本就牽一發而動全身,任何一個重點項目都會涉及到多個部門,讓工信部去協調各部委顯然是有點勉為其難。在實踐中,工信部只能“有所為有所不為”甚至是“能不為就不為”了。從更大的範圍看,現在信息經濟已深入影響到經濟社會發展各個領域,原有的許多法律、制度都需要大的調整,而每一項調整又都會牽涉到眾多部門。全面推進信息化健康快速發展,需要有一個更強有力的領導機構。

背景之四:從網絡大國走向網絡強國。中國網民數量在2008年就已超過美國,成為第一網民大國,2013年底網民總量達到6.18億人,而且還在快速增加。在可預見的將來,估計也不會再有哪一個國家能趕得上中國的網民數量。中國的手機用戶數量2006年起每年都會跨越一個億級台階,2013年已超過12億用戶,而且大都使用的是智能手機,中國也就成了誰也別想再超過的移動互聯網大國。全球市值前5名的互聯網公司,美國3家,中國2家;前7名中,美國4家公司,中國3家。2013年中國網絡購物用戶達到3億,全國信息消費整體規模達到2.2萬億元人民幣,電子商務交易規模突破10萬億元人民幣。現在推出一項網絡新應用,很多國家用戶規模數量很難達到百萬級、千萬級,但在中國如果達不到億級水平都會讓人看笑話。所以說,從數量上看,中國已是名副其實的“網絡大國”。更為重要的是,中國的潛力依然很大,這也是中國的機遇所在。但我們確實還不是一個網絡強國,因為我們的技術還不過硬,網絡用的越多安全隱患就會越突出。有分析稱,我們現在所使用的通用芯片依賴於美國,95%的操作系統來自微軟,移動領域三大操作系統平台都來自美國。也有人稱中國不具備對於互聯網資源的掌握能力,中國網絡空間基本處於不設防的狀態。在極端情況下,中國的水電站大壩、石油天然氣管道和其他一些由計算機控制的公共基礎設施都容易受到網絡攻擊。更何況,真的還有人想利用互聯網扳倒中國,處在轉型期的中國還真的有很多人容易受到蒙蔽甚至誤入歧途。想想中東、北非、前蘇聯、烏克蘭,想不擔心都不成。網絡安全問題已不是簡單的病毒入侵、網絡欺詐風險,而是關系到意識形態安全和國家安全。

大時代、大變化,需要大戰略、新思維,需要更大的勇氣和更強有力的組織領導。

三、期待未來
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的成立會對中國信息化帶來哪些新的變化呢?習近平講話已經指明了大的方向和戰略要求,後面肯定會有進一步的細化工作逐步跟進。從大的方面講,國家信息化戰略指導思想、工作重心、重點任務、戰略行動、政策措施等方面都可能要作相應的調整。具體而言,以下幾個方面應該是值得期待的。

1.一舉理順信息化管理體制。目前政府信息化管理體制比較亂,各地信息化協調機構名稱不統一、歸屬不統一、職能不統一,很多機構無法發揮統籌管理協調推進的作用。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成立後,各地有望借此機會一舉理順信息化管理體制。如果有地方能再進一步探索建立政府CIO制度體系,那就更好了。

2.新一輪信息化建設熱潮興起。信息化管理體制理順後,在“沒有信息化就沒有現代化”的共識下,各級政府對信息化的認識和重視也會加強。

3.新的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制定實施。2006年我國曾出台《2006-2020年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現在的情況發生了很大變化,需要研究制定新的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明確新時期國家信息化的戰略目標、任務和路徑。

4.“十三五”信息化規劃制定實施。從國家層面和省市層面看,抓緊研究制定“十三五”信息化規劃都應該提到議事日程上來了。除信息化總體規劃外,可能還會有一系列重點專項規劃和政策出台。

5.“寬帶中國”戰略加快推進。我們現在的信息基礎設施還不能適應發展需要,普及程度、帶寬速度、資費水平、服務能力等還支撐不起惠及全民的目標實現,也是信息化發展面臨的主要瓶頸之一。這項工作已經列在李克強總理向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實施‘寬帶中國’戰略,加快發展第四代移動通信,推進城市百兆光纖工程和寬帶鄉村工程,大幅提高互聯網網速。”相信未來幾年中國的網速會更快,移動互聯網會更加普及,價格會更加便宜,用起來會更便捷通暢。

6.關鍵核心信息技術研發有望加強。我國信息化長久依賴外國技術支撐總不行,既不安全也不經濟。我們現在已經有了比較好的基礎,集中力量在關鍵核心技術方面取得重大突破還是大有希望的。新的領導小組對這個問題非常關注,加強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信息技術研發及推廣將受到更加重視。

7. 政府信息開放共享程度大幅提高。無論從信息化內在需求、信息經濟發展需要還是從引領網絡文化方面看,政府信息開放共享步劃都應加快。新的領導小組對各部門的協調領導能力顯著增強,促進政府部門間協同共享及對社會的信息開放都應有更大的作為。2月28日中央政府門戶網站全新改版,也在釋放著這樣一種新的信號。

8.信息經濟加速發展。新的領導小組對信息經濟發展十分重視,也寄予了很高期望。信息經濟全面發展不僅是建成網絡強國的重要標志,是實現經濟社會轉型的重要推動力量,也是實現“兩個一百年”目標的重要支撐。電子商務、現代物流、產業互聯網等將持續快速發展。為此,一系列圍繞讓先進生產力快速發展的政策措施應迅速跟進。同時,指導經濟發展的思維模式和話語體系可能也會因之發生很大變化。

9.網絡治理更加規範。網絡治理既是實現“讓網絡空間清朗起來”的重要工作內容,也是網絡環境下完善社會治理的重要手段。網上輿論工作將得到加強,方法上也將進一步規範和透明。

10.信息立法進程加快。信息立法落後於信息化實踐基本上是一個常態,國外也是一樣,但我國在這方面似乎走得更慢一些。對於全新的信息化實踐,法律缺位常常讓我們非常被動,有時用臨時部門行政條例去管理總顯得底氣不夠甚至不足為外人道也。更多的情況是大量原有的法律條文已成為限制信息經濟發展的重要瓶頸,比如大數據發展會對統計法提出調整要求、互聯網金融發展會對傳統金融管理辦法提出調整要求、雲計算會對個人信息保護提出新要求等。強調要依法治理網絡空間,也是對加快信息化領域的立法進程提出了明確的要求。當然,信息立法也要更加科學、更具前瞻性,要確保新的法律能更好地體現時代的要求,有利於促進經濟的發展、社會的進步和最廣大人民群眾根本利益的實現。

信息技術革命還沒結束,信息化帶來的深刻影響還沒有充分體現出來,人們對信息化的認識會隨著實踐的發展不斷提升,但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國信息化值得期待。

(作者單位:信息化研究部主任 )